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190 幕后黑手

190 幕后黑手

    翌日,清晨。

    唐王圣旨,满城戒严,闲杂人等不得出坊门。

    柔儿姑娘精通易容之术,徐天然转眼成了满脸大胡子的屠夫打扮,连身上都散发出屠夫独有的血腥味和汗臭味,徐天然对柔儿姑娘的易容术佩服得五体投地。

    徐天然悄然出门,神神秘秘去寻找两位老友,一人是不良人张敬,一人是柳府小斯柳宝。

    吴清风不知道徐天然肚子里又藏着什么坏水,不过既是祸害他人的,他也就放宽心了。回过头想想,吴清风真的发现,宁可和一名飞升境大修士结怨也不能得罪了姓徐的,他祸害人的本事上可惊天,下可动地,人间能有几人敌?

    徐天然谨小慎微,躲过了满城的禁军的耳目,直至夜幕来临,才打开破败庭院的门扉。

    高耸的破败围墙和遮天蔽日的林木,纵然灯火辉煌的小院在外面也看不见一丝光亮,在小院之人皆喜静之人,并无喧闹之声。

    徐天然不敢置信,映入眼帘的景象竟然是谢玄羽在扫地,难道他在玄都观半年扫地把脑袋扫坏了,或是喜欢上扫地这活计了?

    徐天然轻轻合上小门,定睛一看才看出门道了,原来谢玄羽在练剑,或许江湖很快就能见到扫地剑法现世,谢玄羽可就要名震江湖了。

    南宫千白在屋内堆砌一座沙盘,上面密密麻麻摆满了徐天然不知道代表什么东西的小玩意儿,有笔、砚台、石子、花草……林林总总、眼花缭乱。

    徐天然看着南宫千白陷入沉思,不敢叨扰,便转身离去,南宫千白叫住了徐天然,问道:“出城可有发现异常?”

    徐天然将城外的荒芜一一告诉了南宫千白,这座长安城古怪得很,一百余万的百姓粮食从何而来,从城外迁入城内的人从何而来,为何唐王可以出长安城,难道他知道长安城的秘密?轧荦山的阴谋为何能如此顺遂?

    重重疑问浮上心头,整个长安扑朔迷离,长安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或者,诗香雅境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徐天然看着自己窍穴之中的人间剑,这柄大铁锤亲手铸造的剑又埋藏着什么契机?

    南宫千白盯着自己短短一日就垒砌的沙盘,恍然大悟道:“长安百姓吃穿用度皆来自十三行,十三行之物皆从长安城外运来,可是长安人都不知长安之外的世界,理所当然以为唐国很大,曾经气吞天下,便是强盛的突厥也成了大唐领土。而长安城吃穿用度物品皆是李太白恐怖灵力凝结而成,恐怖的大长生者竟然一人之灵力可以养一座偌大的长安城。”

    徐天然点点头,料定南宫千白猜测不错,若非他们从天道天下而来,也定然不会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方小天地之内。

    南宫千白托着下巴,娓娓道来:“轧荦山自突厥而来,但长安城外是一片虚无,若是往长安城墙向外行百里,定能看见小天地的边界。而轧荦山的记忆从何而来,或许那些从长安城外进入长安城内之人皆是带着前世的灵魂而来。正是一个个前世的灵魂为长安注入新鲜的活力,也正是因此,长安才有了如今轧荦山的阴谋。”

    徐天然深以为然,这些推断都符合逻辑,徐天然也隐隐约约有所察觉,但不如南宫千白解释得通透。

    南宫千白纤细的手指向砚台,看位置应该便是玄都观,“柳国忠之流皆是愚蠢之人,轧荦山的崛起他们功不可没,但唐王英明,难道真是因为专宠柳贵妃,爱美人不爱江山,坐视胡人轧荦山渐渐羽翼丰满?你说唐王听闻轧荦山的阴谋,第一反应不是求证,而是要将你、玉真公主和吴清风拿下。这举动不合常理,论常理而言,便不知真假也要遣人调查,待水落石出再处置不迟。”

    徐天然听到此处,转瞬,后背尽数湿透了,颤抖道:“唐王知道长安城的秘密,而轧荦山只是唐王的牵线木偶,而真正布置星海血咒的幕后之人是唐王?愚蠢的轧荦山被唐王利用,真正想献祭长安百万百姓而成神之人是唐王,而不是轧荦山?轧荦山布置好了一切,坐等唐王亲自奉祀,哪里知道唐王才是真正掌控星海血咒之人,而轧荦山与长安百姓一样,皆不过是献祭的祭品罢了。”

    南宫千白的白色眸子与徐天然眼眸相对,眼里皆是惊恐之色。

    徐天然倒吸一口凉气,半晌,才缓过神来,冷静道:“我需要与唐王再谈谈。”

    南宫千白轻声道:“你想告诉他,便是献祭了满城百姓,突破了小天地的桎梏,一朝飞升到了他心目中的仙境,其实不过是一样的人间,也就是寻常一品境修士而已,对吗?”

    络腮胡子屠夫模样的徐天然轻轻点头。

    南宫千白沉声道:“没用的,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之人。”

    徐天然眼眸满是坚定神色,“我想试试。”

    “若失败了呢?”

    “便只有倾力一战了?”

    “仅凭我们几人,如何能战?”

    徐天然从沙盘拿出一颗沙粒,微笑道:“一颗沙粒虽小,但千千万万的沙粒汇聚在一起,便足以淹没整座城市。”

    南宫千白懂得徐天然的潜在意思,若想赢得唐王,便要靠长安百万百姓。

    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颜令宾绣花鞋、裙摆上皆是星星点点的泥土,看来一路疾跑,事出紧急。

    果不其然,颜令宾焦急道:“一队百人禁军进入挹翠楼搜查逃犯,他们可能已经发现你们的藏身处了?”

    徐天然微微一笑,安慰道:“不过例行检查,若真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可就不是一百禁军可以打发得了的。”

    颜令宾轻轻拍了拍挺拔的胸脯,松了口气。

    不过,小院他们是呆不了了,徐天然立即将众人喊来,将南宫千白和柔儿藏入挹翠楼的枯井之内。而徐天然和吴清风自然是化成了屠夫和小斯,成了挹翠楼最低等的客人,一名屠夫来挹翠楼哪里能得到才华斐然的清倌的赏识,便是最末等皮肉生意的姑娘也要挑三拣四的。

    玉真和金仙穿上清倌的衣装,画上妆容,俨然有几分清倌人的模样,在颜令宾的带领下回到了清倌的住所。

    大隐隐于市,若非南宫千白白瞳过于惹眼,他们也不会出此下策躲藏起来,躲藏只会让自己失去了反应能力,而在明处才能看明白局势的变化。

    远在骊山华清宫的唐王对长安之事了然于心,他重用轧荦山,将北衙禁军统领之位一并授予轧荦山,让轧荦山喜出望外,仿佛整座长安皆匍匐于自己脚下。

    轧荦山也非愚笨之人,细碎的线索拼凑出来,他知道那两个书童约莫就是之前荐福寺掉落的俩谪仙人,看来他们出现在长安城就是为了坏自己的好事,尤其是人间剑的出现,更是让轧荦山寝食难安。如今大权在握,轧荦山出动禁军将南城逐屋清查,在南城断了的马蹄印可以推测公主必然潜藏在南城某个无人的房屋之内。

    但轧荦山也防了一手,虽重点清查南城,也派出禁军搜查北城,便是宫城也不放过,而后宫有唐王圣旨,由内官清查。

    长安城仿佛张开了一张巨网,要将南宫千白一行人一网打尽。

    夜幕临近。

    禁军都尉一眼便知是胡人,在挹翠楼翻箱倒柜、掘地三尺,王团儿在一旁作陪,一口一句军爷,虽说都尉神色仍旧威严,但态度在王团儿的温柔攻势下渐渐酥软了几分。

    王团儿趁机让都尉和兄弟们先歇歇脚,娇声道:“将军,您和弟兄们也忙碌了一天了,坐下来先喝几杯酒解解乏。”

    都尉半推半就领着弟兄们在大堂便坐下了,都尉也不敢多喝,浅尝辄止。都尉手底下的士卒们哪里见过这么多女人,狂躁的心都蠢蠢欲动。如今长安封禁,挹翠楼也没了客人,王团儿索性招来十数名姑娘伺候都尉。

    几杯酒下肚,都尉没有醉酒,反而愈加清醒,恍然担忧逃犯躲在挹翠楼,竟是带着一百余号兄弟径直走向后庭,继续搜查。

    王团儿却也面不改色,任由都尉搜查,都尉来到破败小院前,让王团儿把院门打开,王团儿微微挑眉,反问道:“将军,可真敢进去搜?”

    都尉被王团儿一口一个将军糊弄得飘飘欲仙,仿佛真是将军大人了,大手一挥,朗声道:“给我搜。”

    王团儿无奈打开房门,只见不起眼的小院,里头竟然别有洞天。

    都尉内心有一丝慌张,却故作镇定,推门而入,二十余士卒一拥而入。

    唯见庭院森森,两名清秀的丫鬟站立在门前,喝止都尉道:“不长眼的东西,你们知道这是谁的住处也敢硬闯?”

    都尉心里更慌了,但仍旧强辩道:“奉王上圣旨,轧将军军令,禁军全城搜捕逃犯,还望姑娘恕罪。”

    眼见都尉大手一挥,甲兵将素洁的小院翻得七零八落,许多只听见二楼传来一阵琴声。都尉悄声在王团儿耳畔问道:“小院所住何人?”

    王团儿淡淡道:“郑举举,郑都知。”

    都尉心中大骇,仿佛遭受了千斤重击,最后一丝酒劲也散去了,连忙将士卒们赶出来,然后匍匐跪倒在小院之中,磕头请罪道:“小的军令在身,叨扰夫人了,还望夫人恕罪。”

    仿佛是之音从二楼传来,“将军辛苦了,无妨,回头我亲自向国舅爷为大公无私的将军请功。”

    一席话让都尉汗流浃背,不停地磕头,台阶上留下一滩鲜红的印记。

    王团儿看不下去了,安慰都尉道:“回头我劝劝姑娘,大水冲了龙王庙,郑都知也不是小心眼的人,就别扰了郑都知的清静,想必国舅爷也不会怪罪将军。”

    都尉朝着王团儿又磕了一个响头,旋即带人飞一般撤去了。

    长安城内,坊门紧闭,大道之上除了披甲的禁军将士无人敢随意走动,坊门之内,仍旧歌舞升平,达官显贵之家大门紧闭,关起门来照样逍遥快活。

    挹翠楼的灯笼高高挂起,便是客人少了,招牌也不能倒了。

    明月高悬,长安人心惶惶,又光怪陆离。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