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173 将军府的怪物(一)

173 将军府的怪物(一)

    清晨,阳光明媚,微风习习。

    南宫千白趴在自己小院,看着天空的浮云,偶尔有飞鸟掠过,南宫千白看得如痴如醉,便是娘亲来到屋内都浑然不觉。

    南宫千白发觉在这个小天地的娘亲和天道天下的娘亲一般温婉美丽,疼爱自己的眼神一模一样。南宫千白细腻的内心隐隐也发觉了自己与常人不一样,自己的小楼僻静,除了服侍自己的贴身丫鬟柔儿,闲杂人等都不许进入小楼。

    父亲是北衙禁军统领,公务繁忙,在家时日屈指可数,娘亲对自己照料极为细心,但这一座轮台楼更像一座监牢,将他牢牢困在里面。难道又是因为自己的白瞳吗?

    南宫千白自是知晓贤淑的娘亲给予自己的温柔,想让自己能够忘记这份孤寂。但这一世的记忆南宫千白已经失去了,原来前几日南宫千白狠狠摔了一跤,娘亲以为他失忆了,但南宫千白知道,自己从天道天下而来,顶替了同名同姓的自己,虽是同一个人,但没了记忆的南宫千白还是娘亲心里的南宫千白吗?

    南宫千白隐隐发觉自己成了一颗棋子,在天道天下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为何在这方天地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之人?重重疑问浮上心头,他不能继续在轮台楼窝着,他需要去外面看一眼这个世界,才能找到问题关键所在。

    南宫千白显然与娘亲生疏了几分,但娘亲仍旧待他柔情似水,毕竟娘亲以为他是失忆了,哪里知晓自己的儿子早已不是同一个人了。

    南宫千白大大的眸子如白雪一般光亮,撒娇道:“娘亲,我想出去走走,一直呆在轮台楼都腻了,春天快来了,咱们出去踏春吧。”

    娘亲眼眸黯淡了几分,摇摇头道:“外面有什么好的,还是家里好,你要什么娘亲都给你买回来。”

    南宫千白伤心道:“难道我真的是怪物吗?到哪里都容不下吗?我就想跟普通人一样出去走走,看一看风景,就这么难吗?”

    话音未落,娘亲的泪水如珠帘。

    南宫千白看着娘亲的泪水,安慰道:“好了,娘亲,我不任性了,我不出去了。”

    娘亲看着渐渐长大的儿子,整整二十年从未踏出轮台楼,一时间有些心软,夫君没十天半个月是回不来,就带他出去走一走,到时候戴上帷帽,去僻静之地,应该没事的。

    娘亲柔声道:“白儿,今日便带你去荐福寺烧香许愿,今日是十六了,香客不会很多,不过你出去要小心点,得戴上帷帽,不能让人看见你的眼眸。”

    南宫千白欣喜若狂道:“真的吗?我能出去了,什么都听娘亲的。”

    娘亲看着比自己都高了许多的儿子,无奈道:“你是娘亲上辈子的讨债鬼。”

    南宫千白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这是他第一次出门,真想看一看这繁华的长安城,哪怕在荐福寺上远远望一眼也好。

    将军府遮掩得严严实实的马车缓缓前行,直奔荐福寺,宽大的马车上坐着将军夫人、头戴帷帽的南宫千白、贴身侍女柔儿,除去车夫是最信任的江湖高手,并无闲杂旁人。

    柔儿是南宫夫人从娘家带来的贴身丫鬟,“”最是信得过之人,不然公子的起居饮食也轮不到她亲自来照料,便是这二十年,将军府众人谁也不知在僻静的轮台楼公子的模样,都说公子身子柔弱,在轮台楼静养,从不曾有人打扰。当然,最重要的是靠着柔儿姑娘周全的安排,不然窥探之人并不会少,天底下哪里有不透风的墙,只有这道墙真的天衣无缝,才能密不透风。

    马车缓缓驶入荐福寺,徐天然和吴清风刚好离开荐福寺,和马车擦肩而过。

    马车停下了,裹得严严实实的南宫千白,站在马车之上怔怔出神,这轻轻踏出的一步自己等了整整二十年。在天道天下是二十年,在这方天地也是二十年。

    净土小和尚亲自招待将军夫人,领着将军夫人和公子去佛殿敬香。密不透风的帷帽遮挡了南宫千白的视线,但谁人能知他早已沉迷在平淡无奇的脚步中,每跨出一步,他心中无比的满足。

    柔儿本来一直搀扶南宫千白,但南宫千白想要自己走,对遮了眼睛二十年的南宫千白而言,早已如盲人一般能自己感知障碍物独自前行,这一幕,看得将军夫人和柔儿眼眸里噙满了泪水。

    净土小和尚双手合十,为眼疾的南宫千白祈福。

    徐天然和吴清风出了坊门,漫无目的在道路上闲逛,不知去何处,徐天然就领着吴清风去城墙上瞧一瞧。没想到,到了城墙边,有一道结界无法穿越,更有披甲士卒守卫,徐天然又不敢擅自破开结界去看一看,怕引来意外,只能折返回去。

    徐天然想起,哪里消息最灵通,自然是集市,就直奔西市而去。

    吴清风只能跟在徐天然屁股后头,谁让他也没什么法子一探究竟呢?

    西市人山人海,摩肩擦踵,徐天然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出门之时应该找小和尚拿点铜钱,口袋里没钱,心中慌慌的,尤其逛繁华的集市,不免心里有一股不安感。

    吴清风并无这种感觉,不过他喜静不喜动,想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呆着,被徐天然拉进了人潮之中。

    徐天然细心打量街道两侧的铺子,昔年长安城西市是胡商的天下,贩卖的货物大多是自西边而来的外来品,但徐天然细心发觉西市的货物确有西域商品,不过来往之人皆是黑眼黑发的中原人,心中有一丝疑惑。

    徐天然趁机询问了许多商人,问毛皮商人,这上等的羊皮出自何处,掌柜的见徐天然一身磕碜的布衣青衫,懒得搭理他。吴清风一问立即不一样,掌柜的滔滔不绝,费尽心思推销手中上好的羊皮,可都是从十三行进货的上佳西域毛皮。

    徐天然瞧着愤怒,这厮竟然以貌取人,自己瞧着是穷酸了点,但好歹也是仪表堂堂,怎么就被掌柜的忽视了。徐天然见答案已经有了,泼了掌柜冷水道:“别看他光鲜亮丽一身华服,和我一样口袋空空,么得银钱。”

    此话一出,掌柜的满脸笑意顿时消失无踪,换了一张冷漠的面孔,将倒给吴清风茶水都收了,摆明了送客。

    吴清风确是佛系心态,拱拱手道:“在下眼下确是口袋无余钱,若有了银钱定来掌柜这里买些上好的羊皮。”

    掌柜轻蔑地看了一眼吴清风,冷漠道:“穷鬼,就别在这里妨碍我做生意,今天真是晦气。”

    徐天然笑眯眯拉着吴清风一起离去,笑道:“遭人白眼的滋味如何?”

    吴清风平静道:“就那样。”

    徐天然由衷地佩服,给吴清风竖起大拇指,这份气度,自己真没有。

    吴清风在手上轻轻写下十三行,徐天然自然也明白,接下来的关键要去十三行,但十三行乃豪富之家,又是官营机构,如何能打探消息,若是此时口袋里有几千贯钱,还怕那些商人的白眼。可惜,真是没有钱,现在去十三行也是白白遭人白眼。

    俩人漫无目的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西市僻静之处,徐天然早已被西市的水烹羊肉的味道吸引了。吴清风虽有佛性,但并未出家,谈不上特别爱食肉,也并不抗拒。只是,走了一个早上的路了,肚子确实开始咕咕叫了,尤其在诗香雅境灵力稀薄,无法靠吸取灵力维持自身能量消耗。

    徐天然不禁感叹,始化神,又成人。原本一旦踏出化神境,开始褪去凡胎,食五谷杂粮渐渐成了自身的喜好,便是自此不食人间五谷也能依赖吸纳灵气活得能量。虽然在金丹境之时也能吸纳灵气维持长时间辟谷,但时间久了对身体会造成极大的伤害。徐天然当初在瀑布修行,若不是老白自创的小天地悉心维护徐天然的体质,依他稀松的境界数年不吃饭,早就成一具枯骨了。

    猛然间,徐天然身前一道魁梧的身材,不禁热泪盈眶,二话不说猛扑过去。

    原来,徐天然和吴清风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铁匠铺旁,干活干累的大铁锤走到店门口倒碗水喝,没想到一抬头便看见了徐天然。

    徐天然扑进肌肉虬结爆炸的大铁锤怀里,虽然身材修长的一袭青衫,但在大铁锤的怀里,仍旧有几分小鸟依人的意思。吴清风一脸淡然,看来姓徐的又遇见故知了,想想自己也该到江湖走走,不然和姓徐的比起来自己在江湖认识的人还是太少了,真比不过走过中原、北獒和西域江湖的小徐子。

    忽然,一阵悠久绵长的“咕噜噜”声音响起,打断了多年未见的拥抱,大铁锤摸摸徐天然的脑袋,哈哈笑道:“几年不见,长大了不少,走先带你吃水烹羊肉去,看你样子就饿坏了,然后再叙叙旧。”

    徐天然抹抹眼角的泪花,像小鸡啄米一般点头,吴清风从未见姓徐的这般模样,一直都是一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哪里见他露出脆弱的一面,不知为何一见到这个肌肉虬结爆炸的大个子,铁人一般的他也会流露出柔软的一面。

    或许每个人内心深处都埋藏着一个柔软的心,而这颗柔软的心只会让自己最值得信赖和依赖的人面前流露。

    徐天然和吴清风走进了羊肉小店,大铁锤得回店里和师父说一声,旋即拐到自己简陋的小屋的枕头底下拿出一贯钱。徐天然瞥了眼吴清风,自豪道:“小吴子,多亏有我,咱们又能吃一顿饱饭。”

    吴清风懒得回答。

    徐天然心情好,就当臭狐狸嫉妒自己了,问掌柜:“老板,水烹羊肉怎么卖?”

    掌柜的一遍忙活,一遍答道:“一碗半斤羊肉,二十文钱。本店做的都是熟客,价钱公道,分量足,半斤就是半斤,绝不会少一钱。”

    徐天然笑眯眯道:“那给我们上六碗水烹羊肉。”

    掌柜的朗声道:“好嘞,客官。您请先坐着,马上就来。”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