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167 最苦的药

167 最苦的药

    徐天然迷迷糊糊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面容,身上的剑伤已经结痂,一袭白衣在为他细心涂抹膏药。

    白衣眼眸似蒙上一层水雾,从前在青山镇只觉得姓徐的皮糙肉厚,几乎刀枪不入了,没想到不过短短两年多时间,他的身上多了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小伤痕就不计其数了。

    朱子柒知道徐天然已经醒了,轻轻抚摸疤痕,柔声道:“这两年多吃了很多苦吧。”

    徐天然笑眯眯道:“不苦,说实话感觉最苦的时候还是娘亲刚去世那会儿,那时候年纪小,没了娘亲感觉天都塌了,跟在老白身后,既害怕凶神恶煞的老白是坏人,又害怕他把我丢下。不过到了青山镇之后,我就觉得再也没有苦过了。我身上这些伤痕不是这两年留下的,是从小到大一点点攒下的,只是你以前没见过罢了,再说了,我哪能在你面前脱得光溜溜的,如果我真那样做了,恐怕早就被你一剑咔嚓了,这会儿大梁皇宫可就多了一个俊美无敌小宦官了。”

    朱子柒低头浅笑,她知道那会儿姓徐的在疏通灵脉之时,差点就真死了,或许真是命大,熬过去了才有了如今的徐天然,换位思考一下,若自己成了徐天然,一辈子最苦的时候真的就是娘亲刚去世那会儿。毕竟,小时候日子再艰难,有娘亲在,也有诗雨姐姐护着,再难心里也有依靠。后来,在青山镇有白屠和先生,练刀再苦再累,修行再凶险也深知有白屠和先生护着,自己定会安然无恙。唯有刚刚失去娘亲,又没信任白屠之时,大概那时候他的心理和管彤一模一样吧。

    朱子柒猛然发觉,为何徐天然要收管彤为徒,原来两人的性子和经历都像极了,若非徐天然早点遇见老白,让他在如管彤一般吃过那么多苦,恐怕两人的性情必然会一模一样。朱子柒看着在一旁插着腰,指挥着小地龙埋头烧火煮药的管彤,再看一眼徐天然。莫不是这爷俩是上辈子的亲父女?

    管彤耳朵灵,一听见声响,立即蹦蹦跳跳奔到师父床头,邀功道:“师父,徒儿亲自为您了汤药,等会儿凉了您一口喝下,伤就好了。”

    徐天然原本伤势就不重,主要是吴清风的剑气侵蚀,不过剑气早已被断水清除,不过静养数日就能恢复如初。徐天然看着忙得灰头土脸的小地龙默默站在管彤身后,又见管彤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立马就知晓答案了,笑道:“咱们大师姐功夫高,动动嘴皮子就把药熬好了。”

    管彤泫然欲泣,委屈道:“我脑袋灵光,自然做脑力活儿,小蚯蚓愚笨,就做体力会儿,我们俩分工合作,为师父熬药,没想到师父偏心只记着小蚯蚓的功劳,都不惦记我的好。早知道我就不舔着脸求吴清风给师父开药方了,还亲自下山抓药。”

    徐天然看着管彤委屈的脸颊,轻轻捏了捏,笑道:“好啦好啦,为师错怪你了,快把汤药端过来。”

    管彤立即喜笑颜开,小地龙想要帮忙,被管彤一把推开,该在师父面前表现的时候,哪里能给小蚯蚓机会,现在师父还是个光杆司令,手底下就几个歪瓜裂枣,但凭借师父的才能,没几年就能开宗立派,到时候事关开山大弟子的争夺,哪里能给小蚯蚓半点机会。

    徐天然看着风风火火的管彤,心里一暖,接过滚烫的汤药,轻轻吹了吹,朱子柒笑眯眯道:“趁热喝,凉了会更苦。”

    徐天然屏气凝神,一仰头,一碗乌黑的汤药入口,顿时,浑身一颤,这哪里是药,分明是毒,虽然没有毒性,但是哪里会有这么苦的药。徐天然一想到这是管彤找吴清风拿的药方,立马就明白了,小吴子肯定知道自己伤势并无大碍,不过眼红自己有小徒弟关心自己,就开了副人间最苦的药来毒害自己。

    徐天然看着管彤一脸期待的表情,只能忍下这份苦涩,露出一抹惨然的笑容,朱子柒默默转过身,掩面偷笑。

    管彤回敬了师父一个甜美的笑容,兴高采烈出门了,小地龙要跟着,管彤让他回去陪着师父,小地龙站在原地,扭过头来看着浑身僵硬的师父,进退两难。管彤一口气跑到静思楼外,站在一株叫不出名字,但看一眼就知道很古老的树下,看着山底下的人间烟火,管彤偷偷抹了把眼泪,对着天边的云朵,轻声说道:“爹、娘,彤儿很好,遇见了对我很好的师父,再也不会被人欺负了,再也不会吃苦了。只是,彤儿有些想你们了。”

    良久,徐天然才缓过劲来,将一袭白衣拉过来,怕被小地龙听到,只在朱子柒耳畔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药很苦?”

    朱子柒点点头,柔声道:“给你吃的汤药我肯定亲自把关,亲自问过师父,是说无妨,就苦了些,我想吴清风确实也不会害你,再看着小管彤和小地龙期盼的眼神,就告诉他们,这药很好。至于你和吴清风的恩怨我就不便插手了,就顺水推舟了,反正你连疼都不怕,还会怕苦?”

    徐天然哭丧着脸道:“我是不怕疼,但真怕苦,从小娘亲喂我汤药都得等我睡着了,再拿芦苇管插到我嘴里,再套上小漏斗一点点喂。这没良心的小吴子存心要我命,这药苦的境界起码陆地神仙了。”

    朱子柒笑而不语。

    小地龙挪着脚步到师父床前,刚才师父和师娘一阵耳语,他有听不清,只敢毕恭毕敬问道:“师父,身体可有好一些?”

    徐天然清了清嗓子,笑道:“好多了,过两天就能取揍小吴子了。”

    小地龙一脸懵,小吴子是谁?

    徐天然看着不开窍是傻徒儿,又摊上了这么个管彤,将来有他苦头吃了,徐天然招招手,示意小地龙过来。

    小地龙双手紧紧贴着裤腿,站得笔直,像极了被先生罚站的好学生,毕竟坏学生被罚站也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有好学生犯了错被先生罚站才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徐天然轻轻拍了拍小地龙的脑袋,推心置腹道:“小蚯蚓,喜欢一个人不是非要事事都顺从她,女孩子喜欢一个男人不会只看他听不听话,更多还是欣赏他的才华。为师知道,你看起来呆呆憨憨的,其实大智若愚,你心底觉得管彤只会耍些小聪明,但终有一天你会发现,管彤比你以为的更聪明。时至今日,你还未对为师敞开心防,为师并不怪你,毕竟此生你唯一信任的人唯有姑母。但既然入了我门下,就要自己适应,不论是我,还是你瞧不上眼的那些人,都需要你自己想办法去适应,为师不会为你出谋划策,一切都由你自己思量。”

    徐天然一席掏心窝子的话令朱子柒都极为震惊,难道在她心里一直以为憨厚老实的小蚯蚓的心机都那么深沉吗?朱子柒原以为小蚯蚓喜欢管彤就是他最大的秘密了,难道这条不起眼的小蚯蚓隐藏得这么深?

    小地龙沉思片刻,送了一口气道:“小蚯蚓口拙,不善言辞,只是在小蚯蚓心里和管彤一样,觉得遇见师父很幸运。”

    言罢,小地龙飞一般往门口跑去,说出了一点心里话,感觉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朱子柒疑惑问道:“小蚯蚓真如你所说那般城府深沉?”

    徐天然摇摇头,旋即开怀笑道:“只是心中的伤太痛,不敢打开心扉,不信任别人,现在应该好了一些。”

    朱子柒看着小地龙的背影,不相信道:“我还是不相信小蚯蚓如你所说聪慧过人。”

    徐天然自豪道:“比你想的最聪明还要聪明一点点。”

    朱子柒目瞪口呆,反驳道:“那为何他会露出马脚,让我们知道他喜欢管彤?”

    徐天然脱口而出,“让自以为聪明之人以为看透了他,才能隐瞒更深层次的秘密。”

    朱子柒嗔怒道:“你是在说我笨?”

    徐天然求饶道:“不敢。”

    “难道他喜欢管彤是假的?”

    “真的。”

    “那我真的有点不懂了。”

    徐天然长叹一声,“年轻人的想法我也有点不懂呀。”

    朱子柒问道:“管彤的小聪明也是装的吗?”

    徐天然笑道:“不是,不过我家小管彤既有大聪明,也有小聪明,将来游历江湖我也就放心了,绝对吃不了亏。”

    朱子柒看着得意洋洋的徐天然,哪里有一点年轻人的样子,仿佛一座小宗门的老人,看着门下的年轻人发自肺腑的开心。

    一阵清风拂过,天气渐暖。

    朱子柒讥讽道:“自个儿才几岁,都会倚老卖老了。”

    徐天然乐呵呵道:“是不老,都还没成亲呢。”

    朱子柒没来由脸色微红,就要撇下一下青衫肚子离去,徐天然哪里能容朱子柒走掉,就剩下三天时光,今天已经白白浪费了一日了,难得碍眼的人都不在可以亲热一番,电光火石的手速握住了朱子柒的纤纤玉手。

    两颗心脏皆如小鹿乱撞。

    朱子柒回眸,徐天然微笑,朱子柒柔声道:“好,我不走了,你先放手,不知道孩子们什么时候就回来了。”

    徐天然摇摇头,一脸无辜道:“就不,舍不得你走。”

    朱子柒看着耍无赖的青衫,无奈道:“好了,我不走了,行吧。”

    徐天然眼眸黯淡,“我说的不走和你说的不走不一样。”

    朱子柒平静道:“我知道,但只能说的不一样。”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