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84 黄雀在后(一)

84 黄雀在后(一)

    一袭黑衣白面男子静静看着眼前的一幕,狠狠啐了一口,用尖锐的声音说道:“没用的东西,一千骑不过连消耗他们灵力的任务都完不成,废物。”

    徐天然眼眸愈加漆黑,仿佛心灵都被黑暗吞噬一般,耶律大石极速赶来,想要帮徐天然稳住心神,不料尚未近身,徐天然一掌推出,浑厚灵力裹挟极为恐怖的杀意袭来,耶律大石赶忙躲避。

    朱子柒手心汗水似雨水滴落,却神情自若对耶律大石说道:“大哥,请相信他。”

    耶律大石暴退数里,点点头。

    徐天然神识被两股杀意浸染,如同一个稚童被两个壮汉挤压在中间动弹不得。千人的鲜血被长平和秋水吸食殆尽,长平泛着幽黑魔意,秋水散发淡绿色妖艳的气息。

    虽然徐天然神识已经模糊,但是天生能感知善恶的他轻而易举捕捉远在数十里外的这群黄雀对自己的敌意。徐天然紧握双刀,忽然身形一逝,出现在黑衣白面男子身前。

    此时徐天然丧失了理性的判断,行事皆凭本能。

    黑衣刺客麾下众人立即纷纷祭出兵器戒备。

    徐天然眼眸炙热,如墨眸子竟然生出一丝血红,神情如妖魔般狰狞道:“原来是你,十年之仇今日得报,你该死了。”

    黑衣刺客尖锐刺耳的柔媚声音桀桀笑道:“死在我手里的人多不胜数,谁记得你是哪根葱?”

    徐天然哈哈笑道:“我就是十年前你眼里的小贱种,今日替娘亲和铁叔讨一个公道。”

    黑衣刺客便是十年前追杀徐天然母子的高丘,徐天然如此一说便想起了十年前往事,高丘以手扶剑,冷笑一声:“原来是你这个小贱种,看来今日我走了大运,割下你的头颅,世子殿下可要大大赏赐于我。江湖找我寻仇之人多如牛毛,为何我时至今日还能活着?那是因为他们都死了,死在我的剑下。”

    徐天然豪气纵横,杀意震天,“那是你还未遇见我。”

    话音未落,高丘黑衣鼓胀,软剑似毒蛇一般从腰间出鞘,直刺徐天然心口。

    徐天然秋水一刀拨开软剑,软剑却像毒蛇一般缠绕长平,继续向前刺去,徐天然长平抵住软剑剑尖,软剑弯曲缩回。

    高丘虽自负,却是极其聪明之人,他从未想一一己之力斩杀徐天然,若是搁不开江湖脸面,凡事都讲究单打独斗,自己早就死了千百次了。高丘最大的依仗不是自己金丹巅峰的修为,而是一行一十六名杀手。

    虽然另外一十五人只有两名金丹刺客,五名小宗师境刺客,八名不入流唯有气力大的武夫,但是黄雀的绝技不是纸面上的境界。左首高大魁梧刺客名为噬魂,最擅长侵蚀修士神识,让其失魂,仿佛灵魂被吞噬一般。右手瘦小猥琐的刺客名为夺魄,一旦修士神识被吞噬,他便能夺取他的魂魄,掌控修士躯体,从而将修士制成傀儡。噬魂夺魄修为虽只是平常金丹境,但是作为杀手却是江湖顶尖,两人凭借一手旁门左道不知祸害了多少江湖一品境修士,且不说同境修士,手上更是有两具飞升境傀儡。

    另外五名小宗师境界刺客最为擅长结阵捆缚,五名手中兵器非刀剑,而是千年冰蚕丝线,丝线上浸满了毒液,他们身形极快,不逊金丹修士,他们从不正面迎敌,都是在附近游走,趁对手不备,毒丝缠住敌人,一举将敌人束缚擒拿。

    八名三品武夫不过体格健壮,所做之事便是搬来了两个巨大棺椁,由阴沉石打造的棺椁极为沉重,散发着浓烈的杀气,令人不寒而栗。

    徐天然神识虽被两股浓烈杀意压制,但是渐渐心里清明了一些,神识忽然化鲲而起,一飞冲天,大鹏展翅,青蛇刀灵和黑猫刀灵刹那间便被禁锢住,从凶恶的模样变成了两只温顺的宠物一般。

    朱子柒眼见徐天然眼神恢复清澈,一颗悬着的心缓缓落地。

    耶律大石警觉地看着两个棺椁,里面的气息极为恐怖,让人灵魂都有些颤抖。他紧紧握住菩萨蛮,随时准备战斗。

    噬魂和夺魄相视,桀桀一笑,忽然两个棺椁打开,里面两具傀儡缓缓起身,高丘后退数十步,朝徐天然抛了个媚眼,嬉笑道:“让两个大家伙陪你玩玩,啧啧啧,想想就开心,看着你被怪物撕碎的惨叫声,那真是人间天籁,妙不可言。”

    徐天然置若罔闻。

    沉重石棺缓缓打开,两具尸体缓缓起身,裹着布条的尸身如木乃伊一般令人胆寒。

    高丘讥笑道:“飞升境大修士都成为晋王府傀儡,你区区一名小宗师境能逃脱得了?”

    夺魄操控两尊傀儡,曾经叱咤江湖的两位顶尖剑客竟然成了卑鄙之徒的玩弄于鼓掌的活死人,若是他们能恢复一丝清明,宁可粉身碎骨也不愿承受如此奇耻大辱吧?

    徐天然远远看着两具傀儡空洞的眼神,身上散发出恐怖的威压,生前皆是飞升境大修士,不过徐天然凝视其灵脉体内气机枯竭,灵力阻滞,显然不得使用灵力,战力必将大打折扣,但是仅凭恐怖的肉身便能让徐天然一行人疲于应付。

    已然成为傀儡的唐离宿从石棺之中取出一把古朴长剑,朱子柒遍览江湖谍报,惊惧道:“北斗剑,剑主唐离宿乃旧剑榜三十六高手。”

    徐天然、耶律大石不禁心中一沉,比心中预测的实力更强。

    另一具傀儡拿起一把冰冷刺骨长剑,朱子柒倒吸一口凉气,“寒冰剑,剑主曲冷殇,旧剑榜四十九高手。”

    徐天然一行四人神色凝重,噬魂在远处游走,随时准备出手吞噬他们的神识,尤其是徐天然的神识看起来尤其美味可口,噬魂不禁咽了口口水。

    耶律大石菩萨蛮出鞘,沉声道:“唐离宿交给我,四弟你对付曲冷殇。”

    徐天然轻轻点头,战场的默契无需多言,毕竟耶律大石是金丹境修士,身体强韧程度并不输于徐天然,对抗傀儡显然更具有优势。

    徐天然对朱子柒使了个眼色,以心声说道:“小心噬魂,紧守心神。”

    朱子柒眨了眨眼,俏丽潇洒,说不尽的写意风流。

    高丘坐在一株高大槐树之上,晃荡着双腿,软剑缠绕在腰间,涂抹脂粉的脸颊妖艳胜过女子,他瞧着眼前形势,侧身躺下,就静静看着四人被两具傀儡虐杀,然后再让噬魂夺魄将四人制成傀儡。

    高丘眯起眼眸,想到若将四人制成傀儡,一定要将耶律大石留在自己身边,他最喜欢面容粗犷、身材壮实的男人,在高丘心里耶律大石已然成了他的禁脔。高丘眼眸瞥向徐天然,这小子皮囊不错,就留在身边做个小相公也不错,给自己端茶倒水,侍奉左右,想来也是极好的。

    刹那间,耶律大石身形一闪,转瞬菩萨蛮一刀砍在唐离宿脖子上,只听见一声金石碰撞声,擦出一道火花,唐离宿不过后退了两步,脖颈上紧紧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印痕。

    耶律大石心中大惊,自己倾力一击竟然无法破开唐离宿的防御,他的躯体竟然坚硬到如此程度,来不及思索间,唐离宿忽然一拳送出,耶律大石更为吃惊,虽是傀儡的唐离宿动作极为迅捷,远胜普通金丹修士。

    徐天然看见了这一幕,显然知道自己也无法破开曲冷殇防御,便不正面硬碰硬,只在周边游走。

    千寻猛然出动,短剑出鞘,身法极快,朝着五名小宗师境杀手出手,原本游离在数百步外小宗师临危不惧,五人身上各有冰蚕丝线相连,仿佛在编制一道巨大的蛛网,静待猎物上钩。

    千寻手里剑甩出,顿时空气中精锐的暗器蜂鸣,五名杀手不曾见过千寻的招式,原本打算一招将千寻网住,只能纷纷后退。

    朱子柒瞅准时机,霜华出鞘如一道长虹直刺五名刺客核心阵眼,若阵眼一破,五名杀手的实力将削弱大半。

    不曾想数根冰蚕丝线缠住剑身,朱子柒原以为不过细细丝线一剑便能斩断,不过以霜华的锋锐竟然完全无法斩断丝线,朱子柒心中大骇,立即后退。

    朱子柒和千寻背靠戒备,五名杀手将两人团团围住。

    徐天然完全无法留意朱子柒和千寻方向的战斗,曲冷殇长剑冰冷刺骨,虽无灵力波动,但是剑势威猛,徐天然只能躲避,不敢正面硬扛。

    曲冷殇一剑落空,地面悉数碎裂,被斩出一刀深深剑痕,徐天然身形暴动,转瞬出现在曲冷殇身后,一刀刺中曲冷殇后心。只听见金石碰撞声,完全无法破开防御。

    夺魄桀桀笑道:“仅凭你们的实力一百年也破不开他们的防御,这两具傀儡可是我们巅峰之作,肉身经过加固,异常坚韧,纵然是飞升境大修士想要破开他们的防御也是极其不异,更何况不过是金丹境以下的两只蝼蚁,又能如何?”

    徐天然和耶律大石都发觉,两人最擅长的杀意对两具傀儡而言完全无用,活人才有恐惧,死人哪里会有恐惧感,自己实力被极大削弱,境界又不足以应对强大的傀儡,完全被针对了,想不到晋王府果然是庞然大物,冰山一角的实力便足以践踏他们二人。

    耶律大石闪转腾挪,唐离宿一连出手数十拳,一百余剑都无法沾到耶律大石的衣角,夺魄五指微动,唐离宿发出一声野兽般怒吼,耶律大石一时失神,一不小心被一拳击中头颅,立即如断了线的风筝飞出数十步。

    唐离宿一拳得手,立即高高跃起再出一拳,耶律大石灵力暴涨,菩萨蛮苦苦抵住势大力沉的一拳,又被击飞数百步。

    徐天然稍稍失神,亦被曲冷殇一拳打中左脸,顿时重重摔倒在地,地上被砸出一个丈余大坑。

    一时间,朱子柒和千寻被五名刺客围住,耶律大石吐了一口鲜血,提起弯刀,立于唐离宿身前,徐天然倒在坑里,一动不动。

    高丘兰花指拂过耳畔秀发,冷哼一声,“皆是蝼蚁,不过是余兴节目罢了,唉,真没意思。”

    徐天然在深坑之中,竟然哈哈大笑,抹去嘴角的鲜血,高丘怜悯道:“莫不是脑袋被打坏了。”

    徐天然缓缓站起,大喝一声:“江湖规矩,打人不打脸,你爹娘没教你吗?”

    朱子柒不禁莞尔一笑,青衫仍然是青山镇的那一袭青衫,自己心中最喜欢的一抹青色。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