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68 夜宴(一)

68 夜宴(一)

    月如银盘。

    繁星点点。

    郡主府显然是新建府邸,非富丽堂皇的富贵装饰,更像江南园林,幽静别致。

    耶律大石、陈敬塘和钱塘走在最前头。

    徐天然和朱子柒并肩而行。

    刘新生胆战心惊跟在徐天然身后,周遭十数人都是怪物,他感觉自己像一只小绵羊误入狼群。唯有徐天然有些淡薄的交情,跟在他后面感觉轻松些。

    王尔竹,一人一剑,独来独往。

    大约除了杨小冰嬉皮笑脸,东瞧一眼宫人,西看一眼景致,其余诸人都是独来独往,身上自带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老宦官将众人带到牡丹厅,此处应该就是郡主府接待客厅,牡丹厅内一张极大的紫檀圆桌,依次摆放了十四张椅子,桌子很大,即使坐上二十人也不显得拥挤。

    众人一一落座,老宦官安置好众人便消失无踪。

    月华如水。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一阵幽香扑鼻,是淡淡的牡丹香。

    一名宫装绝色女子跨入门厅,杏眼柳眉,气质清新脱俗,一袭淡绿色长纱更显得如同青山一般沁人心脾。

    只一眼,陈敬塘彻底沦陷。

    朱子柒也忍不住感叹,人间绝色。

    李诗雨对众人施了个万福。

    众人一一起身回礼。

    李诗雨大大方方落座,微笑道:“诸位少侠不需多礼,今日乃是寻常小宴,畅所欲言、豪迈痛饮,不要顾忌良多。诗雨承蒙诸位抬爱,远道而来,甚是欢喜。不管明日结局如何,今日诸位都是诗雨的朋友,诗雨先敬诸位一杯。”

    李诗雨微微侧身,一饮而尽,礼节周到挑不出一丝瑕疵。

    徐天然默默陪了一杯酒。唯有耶律大石豪放牛饮,早早将酒杯丢在一边,换了大碗,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陈敬塘春心荡漾,如痴如醉,本就不善言辞的侠客一时间更不知如何言语。

    朱子柒眼眸带着笑意,乐呵呵看着诗雨姐姐,不知诗雨姐姐几时才能将自己认出?

    徐天然下意识摸摸怀里的香囊,十年未见,二姐可还认得自己?

    十年未见,二姐还是那个愿意陪自己玩的二姐?

    十年,二姐可曾想起自己?

    凡人一生能有几个十年,而大修士眼中,十年却不过白驹过隙。

    王朝更替,江山易手。

    江湖潮起潮落。

    而传承数千年的宗门,依旧如故。

    夜宴之上,皆礼节性来来往往。

    徐天然不善面戴虚假微笑的交往,自斟自酌。

    陈敬塘眼神不时飘向李诗雨,可李诗雨若看他一眼,眼神又恍惚游荡,闷声痛饮。

    耶律大石尽收眼底,钱塘亦如是,徐天然亦如是。

    关帝庙四兄弟,皆是个顶个聪明人物。

    朱子柒斟满一杯酒,用浑厚的嗓音道:“郡主殿下,在下朱柒,早就听说郡主国色天香,如仙子下凡,今日得见江湖传言都是假的。”

    朱子柒故意停顿一会儿,目光齐聚朱子柒身上。

    朱子柒慢慢说道:“天底下哪里有比郡主更美丽的仙子,在座的哪个能娶了郡主,真是三生有幸。”

    朱子柒高高举起酒杯,李诗雨认真瞧了几眼朱子柒,蓦地,“噗嗤”一笑。

    二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像小时候学着大人模样,拿着葡萄汁当酒,互相敬酒。

    李诗雨之所以一眼认出朱子柒,是因为从前她们有一个典故,朱子柒夸赞诗雨姐姐是仙子下凡,诗雨姐姐刚要开怀大笑,朱子柒偷偷笑道,赤脚大仙。

    李诗雨追着朱子柒跑了几座庭院,久而久之,这成了两人共同的秘密,以后夸女子仙子下凡便在心里默念一声,赤脚大仙。

    朱子柒虽是男子装扮,并未大肆改变容颜,眉目之间和小时候有七八分相似,李诗雨初见朱子柒自然不能将朱柒和大梁公主联系在一起。

    梁帝和晋王也不是从前的手足兄弟了,自己时常想起古灵精怪的子柒妹妹,可是见一面何其难?

    李诗雨人生注定是晋王府的傀儡,连婚姻也是父王招揽江湖天才后辈的筹码。纵然面上李诗雨依然谈笑风生,待人接物皆是无可挑剔,但是在心里何尝不是隐隐悲伤。

    哪个女子希望自己像个物品一般被人角逐,若能遇见一个可心的人,相爱相守一生,纵然平平凡凡,或许也是平淡的幸福。

    今夜所见一十三人,明日就有一人是自己的夫君,看似自己在选择他们,实际她别无选择。

    今日,朱子柒能来相见,她很开心。

    心有灵犀,看破不说破。

    徐天然看见二姐的笑容,心中一块沉重的石头落地,二姐还是从前那个二姐,聪慧、善良。

    朱子柒看着支支吾吾,踌躇不定的徐天然,就知道他内心的想法,把郡主邀请到庭院,一同赏月。

    徐天然斟满一杯酒,心有灵犀跟随而出,微笑道:“郡主殿下,在下徐桐……”

    千言万语,竟然无语凝噎。

    李诗雨视线从朱子柒转到徐天然身上,这名神态怪异的布衣青衫似乎有点害羞,见了自己连话都说不出来。

    朱子柒嫣然一笑,化解尴尬道:“郡主殿下,他是徐桐,我在江湖认识的朋友,他久仰您的大名,特地亲手缝制了一个香囊想送给你,可是见了您,一时激动,舌头都打结了。”

    李诗雨微笑道:“原来是徐少侠,多谢。”

    朱子柒轻轻踩了徐天然一脚,轻声道:“呆子,还不拿出来。”

    徐天然呆愣愣放下了酒杯,从怀里取出一个香囊,针线做工真是惨不忍睹,唯有其中一股淡淡香味令人心旷神怡。

    徐天然双手奉上香囊,鼻子一酸,拼命忍着眼泪微笑道:“在下机缘巧合下寻得一块沉香,特赠予郡主。一份小小心意,不知郡主是否喜欢?”

    其实,许二的沉香乃天下奇珍异宝,可是在徐天然心中,自己缝制的香囊能送到二姐手中才是真的开心的事。天下,于徐天然而言,真正血脉亲人唯有二姐一人而已。

    李诗雨接过香囊,放在鼻尖轻轻吸一口气,笑意灿烂道:“此乃极为珍贵的沉香木精精华,徐少侠,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徐天然焦急道:“郡主殿下,小时候我有一个姐姐,最喜欢奇香异木,可是后来离散了,怕是此生再也没有机会相见,冒昧说一句,您很像我姐姐,见了您特别亲切,您务必要收下。”

    李诗雨笑如桃花,“徐少侠年纪估摸比我还小些,我且当作你姐姐帮你保管,若是将来有一日你见着了你姐姐,我再归还于她,如何?”

    朱子柒笑道:“如此甚好。”

    徐天然点点头。

    李诗雨认认真真看着徐天然道:“你的眼睛很像我的一位故人,可惜他已经不在了,若是他还在的话,估摸年岁和你差不多。”

    言及此处,李诗雨的美眸低垂,隐隐有悲伤之色。

    徐天然强行压抑内心如同潮水涌来的情绪,二姐,还记得我。

    李诗雨嫣然一笑,“不提悲伤往事了,徐少侠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年纪不大,修为不低。若非你是修士,我都要将你和故人联系在一起了。”

    徐天然眼眶有一些湿润,深深弯腰作揖,“郡主殿下是念旧之人,故人若能知晓,定然感动不已。郡主比武招亲,在下恭祝殿下寻一可心之人,相守一生,举案齐眉。”

    朱子柒嘻嘻笑道:“哟呵,一向要强的徐少侠自知明日必败无疑吗?若你胜了岂不是可以迎娶郡主,和郡主相守一生,白头到老?”

    徐天然学着朱子柒往常的模样白了她一眼,无故添乱。李诗雨脸色竟然一闪而逝一抹潮红,幽幽道:“身为女子,命运如何能自己掌控,不过是胜者是战利品罢了。”

    李诗雨的声音很小,只有在身边的朱子柒和徐天然才能听见。

    朱子柒和李诗雨渐渐走远了些,徐天然像根木头一样矗立在原地。

    朱子柒凑近诗雨姐姐身边,调皮道:“不想嫁就逃婚呗。”

    李诗雨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摇头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任性,想离家出走就离家出走,上次一走就是五年,你知道伯父可担心死了。我和你不一样,我是晋王府的郡主,我是李家的姑娘,一生都和李家紧紧相依。我若逃离,牵扯的各方面的利益会给李家带来极大的伤害,我如何能随心所欲?”

    朱子柒摇头晃脑道:“就你想得多,自己的男人那必须得是自己看上眼的,若是自己不喜欢,死了也不嫁。”

    李诗雨凑到朱子柒耳畔,微微笑道:“你喜欢他。”

    朱子柒有一些羞涩,又坦然说道:“是的,我喜欢的人我就大大方方说出来,不像你,连爱慕的权力都不敢去争取。”

    李诗雨瞧着多年未见的朱子柒,心中感慨万分,当年那个鬼灵精的小姑娘长大了。

    李诗雨问道:“他喜欢你吗?”

    朱子柒自信满满道:“自然。我们有十年之约,十年内他进武评前十,风风光光娶我。”

    李诗雨感叹道:“果然初生牛犊不怕虎,武评前十哪个不是修行了几个甲子的老王八,十年,如何能够?若是说青云榜前十便已是江湖顶级的天才了。”

    朱子柒眼眸倒映一轮圆月,笑道:“不知为何,我相信他。”

    李诗雨远远瞥了眼徐天然,“看起来是个不错的男子,这香囊也是沾了你的光咯。”

    朱子柒并不言语,李诗雨以为她默认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