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67 比武招亲(四)

67 比武招亲(四)

    翌日,比武继续。

    戊组,擂主青竹门,黄山。

    钱塘悄然起身,他被分到了戊组,耶律大石沉声道:“三弟,旗开得胜。”

    钱塘微微一笑,面如春风。

    关帝庙四兄弟,徐天然和钱塘天生便更亲近些,或许是年龄接近一些,或是因为钱塘喜紫衫,徐天然对着紫衣自然而然心声亲近。

    耶律大石和陈敬塘更惺惺相惜,两人都身怀抱负之人,彼此谈及天下大事往往英雄所见略同,陈敬塘对耶律大石的雄才大略更是打心眼信服。

    徐天然和钱塘对大哥、二哥更多是敬佩和尊重,他们并无大野心之人,初入江湖,何来指点江山的豪迈。

    黄山虽是擂主,对众选手彬彬有礼,先报上自己名号:“青竹门,黄山,佩剑碧连天。”

    黄山虽外貌平平,但是观众里姑娘们对他也有几分好感,像邻家哥哥一般的亲切,不似王尔竹那般遥不可及。

    钱塘锦衣华服,紫衫折扇,风度翩翩,人群中竟然爆发却出一阵欢呼声,“哇,这位公子真帅。”

    徐天然老毛病犯了,抠了抠鼻屎,想了想,四兄弟里数三哥最帅,然后就是自己,仅比三哥差了那么一点点,再接下来,大哥和二哥各有风采,气度非凡,自是不能用相貌可以衡量。

    朱子柒弹了弹他的手腕,徐天然赶紧将手指从鼻孔里拔出,那些年在青山镇似乎有点矫枉过正了,现在抠鼻屎、掏裤裆似乎成了习惯。

    黄山是一个沉稳风格的剑客,他挑选对手前十人从弱到强,一一胜之。大家都以为他会继续如此稳健行事,不曾想第十一人,他挑选了紫衫华服。

    徐天然恍然大悟,这个剑客有点门道,如此行事为了先保住十六强名次,真是稳健有余,锐气不足。

    钱塘轻轻一跃飞入擂台,浅笑道:“姑苏钱塘,兵器折扇,扇名虞美人。”

    钱塘一笑,许多姑娘们直接心醉了。

    黄山剑法卓尔不群,青竹剑法如青竹一般韧性十足,手腕一抖,剑刃弯折,出剑轨迹难以捉摸。

    钱塘折扇亦非凡品,看似精美一把折扇,实则锋锐无匹,杀力惊人。虞美人离手,旋转直扑黄山要害。

    黄山灵力牵引碧连天,剑刃划出一道夸张的弧度,剑扇相交,火花四溅,黄山后退了数步,钱塘亦后空翻,凌空接住折扇,稳稳落下。

    人群中,叫好声不断,果然此次比武招亲不白看,江湖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

    黄山面无表情,稳住气息,身形比原来快了几分,开始动真格了。

    钱塘右手握住折扇,折扇在右手翻转,动作行云流水,令人赏心悦目。

    短短十息,二人互换了三十余招。

    显然二人最初都留有余力,战至此时,都要使出大杀招了。

    黄山深吸一口气,灵力暴涨,剑刃嗡嗡作响,顿时,观众一阵惊叹声,他们看不见剑刃了。

    钱塘脸色凝重,浑厚灵力似江水流淌,虞美人紫气升腾。

    一招之间,剑扇相交,灵力直接碰撞爆炸声轰然响起,擂台烟尘四起。

    徐天然焦急地看着台上,耶律大石轻轻拍徐天然的肩膀,沉着道:“相信你三哥。”

    一袭紫衫独立。

    台下,掌声雷鸣。

    己组,擂主逍遥派萧玉贺,佩剑大鹏。

    耶律大石豪情万丈,“终于轮到我了。”

    耶律大石一跃直接飞入擂台,魁梧身材如同巨石落地,擂台为之一震。

    萧玉贺白面书生模样,瞧见了如此霸道架势竟然有点心虚。

    耶律大石已脱去了胡服,已是中土装扮,豪气勃发,声音如雷道:“在下叶吕师,配弯刀菩萨蛮。萧少侠,可敢与我一战。”

    萧玉贺内心杂乱,沉默不语。

    耶律大石索性豁出去了,豪迈笑道:“你们全都一起上吧。”

    台下一片哗然,议论纷纷,有说叶吕师豪气纵横,也有说叶吕师自不量力。

    己组选手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兵器齐出,萧玉贺亦剑光如闪电一般,四十剑兵器齐至。

    耶律大石大喝一声,周遭灵力暴动,杀气惊人,一时间己组选手心中一阵惊慌,半数境界稍低之人直接瘫倒在地。

    耶律大石原本紧闭双眼猛然睁开,杀气如同千万枝羽箭射出,攻击对手的神识,猝不及防的一击,顿时除了萧玉贺,其余对手皆昏死过去。

    徐天然看得真切,似乎大哥和自己同是修行杀道,依老白所说,天下修行杀道之人寥寥无几,能踏出大道之人更是数千年唯有自己一人,绝大多数都沦为了杀人无算的大魔头。

    徐天然第一时间并无担忧大道争夺,他更担心大哥若是修行不慎为杀意所侵蚀,此后要寻个时机和大哥共同参悟杀道。徐天然身边有老白、有先生、有白孔雀这些引路人,不知大哥是否跟自己一样幸运,凡是自己知道的,都可以告诉大哥。

    台下观众目瞪口呆,还有如此霸道至极的功法,不过转眼几乎秒杀了己组选手。

    耶律大石小心翼翼控制自己的杀意,不让杀意失控侵蚀围观群众。

    萧玉贺苦苦抵御杀意,心中仍是被恐惧支配。

    耶律大石上前一步,豪迈道:“你认输吧。”

    萧玉贺竟然直接弃剑认输,人群中无人叫好,一片寂静,鸦雀无声。他们似乎看见了一尊杀神,内心恐惧不安。

    徐天然焚杀决运转,弥漫的杀气被牵引至天空,被精纯灵力包裹,人群中这才恢复了熙熙攘攘。

    徐天然能够祭出长平将这股杀气吸收,但是那是大哥的杀气,如此吸收杀气如同窃贼一般,徐天然显然不会这样做,任由杀气消散在天空。

    耶律大石自然知道四弟出手相助,若是杀气弥漫,引起晋王府大修士注意,往后自己身份或许就会曝光。

    耶律大石朝徐天然点头,致谢,也感叹四弟的杀气控制真到了极其细微的地步,自己远远赶不上。

    庚组,擂主。

    一名全身覆铁甲将军,手持一把军中制式长枪,迈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上擂台。

    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欢呼声,这是黑犬营统领,藏獒。他是孤儿被晋王收为义子,在军中立下赫赫战功,以藏獒为名,以示自己如同獒犬一般忠诚义父。

    徐天然眼眸死死盯着藏獒,当年他从未见过藏獒,但是他看见了藏獒头盔上面那熟悉的印记,黑犬营,害死娘亲的黑犬营。

    藏獒言语不多,只是冰冷道:“一起上吧。”

    一盏茶功夫,藏獒将四十名青年才俊尽数击败,横七竖八躺倒在地,无一不是断了骨头,若非身背不可杀人性命的军令,擂台之上除了藏獒其余诸人都将粉身碎骨,无一具全尸。

    徐天然眼神一动不动盯着藏獒,朱子柒察觉到徐天然的怪异,靠近他,牵着他的手,举世为敌非你一人能做到,朱子柒也能。更何况只是一些怪异眼神。

    刘新生看着场上惨烈的战况,内心哀愁不已,自己虽已经进了决赛,但是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有数,若是上场一不小心被藏獒此类武夫一枪戳死了,那岂不悲哀。富贵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刘新生远远看着徐天然,心想能不能多画几幅画,让徐兄保自己一命?

    庚组,胜者唯有藏獒。

    辛组,擂主祁连铁枪门吕树景,枪名破阵子。

    不知是不是被耶律大石带坏了风气,吕树景一上台,冷冰冰道:“全都一起上吧。”

    又是一句伤人的话,不过结果都一样,吕树景枪法霸道,威风凛凛,观众只觉得眨巴一下眼睛就倒一个人,眨巴眨巴就倒了俩,眨巴了四十下,便一个不剩了。

    又是一个狠人,而且祁连铁枪门和晋王府素来亲善,晋王曾和祁连铁枪门门主歃血为盟,是铁杆盟友,此次吕树景对娶郡主并无多大兴趣,不过是奉命行事罢了。

    枯荣宗刑堂长老陈繁荣仍旧面无表情,语气平淡道:“晋级明晚中秋夜决赛选手分别是:

    甲组刘新生徐桐

    乙组陈敬塘徐坤

    丙组王尔竹

    丁组朱柒杨小冰

    戊组钱塘黄山

    己组叶吕师萧玉贺

    庚组藏獒

    辛组吕树景

    明晚,月圆之夜,晋王亲临,恭贺中秋佳节。”

    人群欢呼声如山崩海啸一般,打呼:晋国,风起!晋国,风起!

    声浪一浪高过一浪,回音响彻天际,晋国,隐隐然王霸之气。

    不多时,一名老宦官走上擂台,柔声道:“奉晋王口谕,邀请晋级十三名选手共赴郡主府夜宴。”看似温和的声音却方圆数里皆能清晰听见,显然是一名灵力极为浑厚的强者。

    徐天然眼神柔和了几分,不再紧紧盯着藏獒,朱子柒手心的温度似乎在一点点融化他的内心。

    原本徐天然几人就要离席,恰逢郡主府邀约,徐天然只能让千寻和吕小布先行回客栈,吕小布舔着脸想要一起去,徐天然不允。

    千寻沉默良久,解下秋水,递给徐天然,徐天然摇摇头,千寻默默将秋水背起。

    徐天然和千寻似乎越来越有默契,心中所想,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甚至不用任何交流便心有灵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