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54 魔道毒咒

54 魔道毒咒

    唐昊沉声道:“唐天虽罪大恶极,均其一人所为,祸不及家人,但是为防万一,将唐天送至蒲州,置一处田产安度晚年,他的诸子均调入山庄,勤加修习,不得出山庄一步。”

    唐昊此举显而易见,要将唐天一脉尽数掌控,以免节外生枝。

    原来和唐天相勾连的两位长老殷勤点头称是,此时巴不得快点和唐天划清界限,唐昊所言祸不及家人此言便是对两位长老的安抚,连唐天的家人都不牵连,他们只要撇清和唐天的关系也能得个好结局。

    唐天竟然嘻嘻笑了起来,怒斥两位长老,“果然是墙头草,你以为他会那么大度,连亲弟弟都能废了,你们能有什么好下场,我就在山下等着你们生死道消的消息。”

    唐天看着自己布满皱纹的双手,情不自禁疯傻痴癫起来,猛然右手插进左眼,将鲜血淋淋的眼珠对准唐昊,恶狠狠道:“我诅咒唐昊嫡亲血脉破镜之时万魔缠身,永坠魔道,永世不得为人。”

    顿时,唐天周围黑色污秽气息弥漫,一道阴毒符咒升起,唐昊大惊失色,橙黄色灵力像一道保护伞紧紧将污秽气息包裹。但是,污秽气息顿时暴涨,冲破了灵力的禁制,诅咒已成。

    诅咒在魔道中也是禁术,不曾想唐天竟然能修炼诅咒之中最为恶毒的血咒,以巨大的代价诅咒血脉,那是世世代代深入血脉的诅咒,若不破除,不出数代,唐昊一脉不是彻底沦为魔道,就彻底成了凡人。

    唐昊怒斥,“你胆敢如此,竟然学了魔道毒咒,你是要毁山庄千年根基,你会成为山庄的千古罪人。”

    唐天狂笑不止,“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你废去我灵脉窍穴的那一刻时,我已经将全身灵力献祭,再用早就施加了毒咒的眼珠的献祭,诅咒会一直笼罩在你嫡亲血脉之中。”

    唐天仰天长啸笑,“哈哈哈,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我不过烂命一条,你要就拿去吧,但是百年、千年、乃至万年,诅咒会在你血脉之中阴魂不散,你的后人别想再破镜了,若是强行破镜就堕入魔道,成为魔头,在江湖人人得而诛之。唐昊,我输了,你也输了。”

    在座诸位长老面面相觑,魔道毒咒他们是深知其中利害,难不成山庄嫡传一脉就要彻底沉沦了,原本天资卓著的云龙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停留在人境,终生不得破镜,修行之路也成了断头路。

    唐昊更是双拳紧握,爆发出“咯咯”声响,唐典更是直接出手,要直接打杀了唐天,但是唐昊出手阻止了。

    唐典责怪道:“宗主,他已入了魔道,万不可留啊。”

    唐昊无奈道:“他的性子我最了解,若是我们击杀了他,兴许会带来更大的诅咒,他应该早就将自己的身躯也当作了祭品,只等我们出手,就会触发某种禁制,到时候山庄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唐天发狂了似的嗤笑道:“自始至终都是妇人之仁的胆小鬼,我不过剩下一副烂皮囊,你都不敢动我分毫,有何脸面继续做宗主?”

    唐典深以为然,立即将唐天押解下去,彻底囚禁起来。

    唐昊额头青筋凸起,怒意滔天,若是能将唐天击杀他早就杀了他,但是他知道若是出手杀了唐天,或许会带来极为可怕难以承受的后果。

    唐天眼眸暗沉,紧咬牙根,恨极了唐昊没有出手将自己杀死,若是这般,引起体内的鬼灭咒,就能侵蚀唐天的灵魂,自己的灵魂霸占唐昊躯壳,不过吹灰之力就能拥有唐昊的天境修为,云麓山庄就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

    只怪唐昊太过妇人之仁。

    云麓山庄,布满阴霾。

    唐云龙倒是心宽也不当回事,徐天然虽伤势极重,但是发生的事情他都看得明明白白。

    唐昊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唐云龙,唐云龙云淡风轻一笑,“不能破镜便不能破镜,当不上宗主又何妨?我生性散漫,当宗主反而束手束脚,舍下了肩头的担子,更快意些。”

    唐昊沉声道:“祭祖之日我去祖庙,恳请老祖出手消除诅咒。”

    徐天然缓缓睁开眼睛,神色疲倦极了,莫名运转阵师之法,当时若不是唐昊、唐典和唐云龙情急之下神识有片刻失神,再加上三人目的一致,都要阻挡唐天一掌,自己不可能汇聚三人的部分灵力,和唐天对掌不过是身受重伤,若凭借自己的灵力,一掌之后自己早就死绝,甚至连唐云龙也会伤及大道根本。

    徐天然的主灵脉极为宽广,磅礴灵力流淌而过畅通无阻,但是受限于自身不过是二品境界,肉身虽说在同境之间十分强韧,但是在已经地境巅峰唐天眼中不过纸糊一般,两掌碰撞之下,灵脉受损严重,体内灵气如同洪水一般在千疮百孔的经脉溢出。

    徐天然内视自己惨淡的灵脉,蜀道已经悄然在灵脉之中修复残破之处,否则,灵气紊乱,徐天然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爆体而亡。庆幸,有它。

    唐云龙不再理睬父亲的眼神,自顾自给徐天然把脉,温和灵力源源不断流入徐天然体内,原本灼热不堪,疼痛难忍的主灵脉渐渐平稳,如同涓涓细流沁人心脾,如同涓涓细流沁人心脾。

    唐云龙的温润灵力配合蜀道的修复,二者作用之下,徐天然惨白的面容恢复了些许血色。

    唐云龙两指收回,轻轻吐出一口浊气,脸色苍白了许多,显然是透支了不少灵力帮助徐天然稳住伤势。

    徐天然轻轻坐了起来,运转焚杀绝,体内灵气归于平静,灵脉仍然严重,但是体内没有暴乱的灵气冲击脉壁,便不会那么痛苦了。索性,并未伤及大道根本,伤势虽触目惊心,但是在蜀道慢慢修复下,不出一月便能痊愈了。

    徐天然刚要开口道谢,唐云龙抢先道:“抱歉,天然兄弟,为兄没能护住你,真是惭愧,我欠你一个道歉。”

    唐云龙重重说道:“云麓山庄,欠你一个道歉。”

    唐昊眉头紧锁,山庄乱成一锅粥,散漫的云龙不牵挂自己的诅咒,还惦记着那个民女之事,忧心忡忡同时心中隐隐又有怒意。

    唐典归来,平静道:“宗主,我已经将唐天羁押在地牢,绝不可能逃脱了。”

    唐典转过身来,斥责唐云龙道:“你不忧心自己身上的诅咒,你不关心山庄的未来命运,你现在还惦记这么一件小事,还有点少宗主的样子吗?”

    唐典对唐云龙的关心是出自内心的,面对唐典的指责唐云龙深知是我自己好,也不多做辩解,微微一笑,“少宗主之位我难堪大任,一没劝住云杰为恶,二没能保住云杰性命,三辜负兄弟情义。恰逢当下我身负毒咒,宗主,诸位长老,请允许云龙辞去少宗主之位。”

    唐云龙所说兄弟情义自然是指和大铁锤和徐天然的兄弟情,在座都是明眼人,一听便知。

    唐典焦急道:“云龙,说什么混账话,不可任性妄为,毒咒可以想办法解开,你刚入人境,离你破镜时日尚早,还有补救的余地。”

    唐云龙轻轻跪下,坚定道:“宗主,诸位长老,云麓山庄能在江湖屹立百年不倒不能只依赖嫡系血脉,宗主应是有能者有德者居之。如此,云麓山庄才能兴旺不衰。”

    唐云龙不称呼父亲,而称宗主,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他眼神炙热,头颅却高高扬起,和好兄弟一起,自己也不再做那缩头乌龟,纵然于整个江湖为敌又如何?

    唐昊看着祖师堂外已经悄然跪下的长子,他的眼神从未如此坚定,在每个严厉的父亲眼里儿子都是不成器的,纵然已经悄然长大,但是在父亲眼里,儿子从来都是长不大的。

    唐昊竟然破天荒释然一笑,“我儿长大了,少宗主之位不是你一个晚辈可以指指点点的,关乎山庄千年大计,以你跳脱的性子这三十年来一直困守在山庄肯定一肚子怨气。罢了罢了,江湖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你身上的毒咒为父会想尽办法替你解开,这不是关系你一人,山庄嫡系一脉都被诅咒,你最疼爱的云朵也在其中,此乃山庄千年未遇之劫难。”

    唐昊扶起唐云龙,叹气道:“你去江湖闯一闯吧,兴许有属于自己的机缘,咱们宗门弟子缺乏江湖历练,越来越像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一丁点风吹雨打。每年祖庙祭祖,老祖喜欢说一句话,江湖儿郎江湖死,你记住,江湖儿郎可以死江湖,但是不能悄无声息就死了,我在山庄等你的名号响彻整个江湖。”

    唐云龙热泪盈眶,对父亲深深一拜。

    唐昊目视门外的徐天然,双手抱拳,微微躬身,“徐少侠,喜儿姑娘蒙冤而死,云麓山庄有错,待喜儿姑娘出殡之日,我会带领云麓山庄全体长老去吊唁喜儿姑娘,并向她赔罪,以慰喜儿姑娘在天之灵。从今往后,若是云麓山庄弟子在外为非作歹,一律重罚,无辜杀人者抵命。”

    唐昊态度之谦恭徐天然料想不及,想挣扎着起身,奈何伤势太重,一想用力气机便有些紊乱,又吐了一口鲜血。

    唐云龙立即赶来,温润灵力灌注徐天然体内,温和道:“家父不是拘礼之人,不要多礼,安心养伤。”

    唐昊沉声道:“我将亲自执掌刑堂三十年,若有宗门弟子有违宗门规矩,定重惩不饶,诸位长老要严加约束门下弟子,尤其外门弟子众多,更要悉心教导,严加管理。最后,唐天长老堕入魔道,施加诅咒一事在场诸位要保密,若有泄密者,我唐昊必诛杀之。”

    诸位长老皆领命。

    唐云龙吐了吐舌头,“还是古板的样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徐天然忍着剧痛,轻声道:“已经很好了,我们的道理伯父听进去了,将来咱们要让更多的人听听我们的道理。”

    唐云龙平静道:“与君共勉。”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