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42 刘家有女初长成

42 刘家有女初长成

    蒲州城外十余里,杏花村东边有一户人家,中年男人叫刘三,有一个闺女叫喜儿。喜儿娘亲早逝,就父女两人相依为命,所幸家中尚有几亩薄田,还能图个温饱。

    日头西下,杏花村炊烟袅袅。

    二八芳龄的喜儿身穿红色麻布衣衫,虽然布料粗陋,但是喜儿身材匀称,穿起来愈显得身姿曼妙,就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红彤彤的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喜儿在田埂上蹦蹦跳跳,饭已经做好了,去田间叫劳作的阿爹回来,啊爹啥都好,就是一下地干活就忘了饭点,总说活没干完,有时候趁着月色明亮都干到月上柳梢头才回来。

    虽然喜儿觉得自家清贫,但是快乐,啊爹很疼自己,都不舍得让自己下地干活,就让自己在家做点家务事,捎带做些女红贴补家用。啊爹说,女孩子的手不能干重活,否则会粗糙不堪,将来找不到好相公。可是,喜儿一直觉得杏花村的姑娘嫁人了不都下地干活,没办法,这世道辛辛苦苦劳作还不一定吃饱肚子,若不是自家有几亩田,给地主当佃农,那更是累死累活也赚不了几个钱,时常就要饿肚子。喜儿常常觉得是上天赐给了自己一个好啊爹,让自己比村里别的姑娘们多几分水灵,少了几分粗粝。

    哪个姑娘不希望自己长得好看呢?

    喜儿很满意现在的生活,经常把不嫁人挂在嘴上,或许是因为喜儿和啊爹经常去蒲城城门口卖菜蔬,看过了城里的繁华,越来越觉得杏花村的少年郎老土不堪。喜儿很向往城里的生活,每次都伸长了脖子往城里看,想看清楚里面的繁华,但是进城一次要五十文钱,从记事开始喜儿就跟着啊爹在城门口卖菜蔬了,但是至今没有进城一次。

    不过,啊爹答应了自己,这次卖完了菜蔬一起进城,听说城里有很多稀罕玩意儿,喜儿开心得几天都睡不好觉。

    “啊爹,回家咯。饭做好啦。”

    “好嘞,就差一点儿了。”

    “啊爹,你的一点儿太多了,等你干完活饭菜都凉了。”

    刘三想了想,明儿要进城了,今天就早点收工吧,“好嘞,听闺女的。”

    徐天然一行人走了二旬,终于走到了杏花村,这二旬以来,在朱子柒的大手大脚下,徐天然的口袋愈发干瘪起来了,原本是一个人的盘缠变成了四个人,还有一头骨瘦如柴又贼能吃的高大啊黄。当然,最主要还是朱子柒太不会持家了,客栈要住好的,吃也要吃好的,稀罕的玩意儿也都要买,花钱如流水,徐天然每每付钱的时候嘴角都微微抽搐,果然娶媳妇儿当娶贤,要像师姐那样。可是,一想到师姐,徐天然眼神就黯淡了,算了,攒钱有什么意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听白孔雀的话潇洒一些,今朝有酒今朝醉,不管明日愁。

    徐天然也不是守财奴,只要大家都好好的,钱,都是小事。

    但是,现在上哪儿去弄点钱呢?

    日头西下,倦鸟归巢。

    徐天然摸了摸只有几两碎银子的口袋,今日是赶不及进城了,先在杏花村找个农户借住一宿,反正自己晚上也要修炼,朱子柒和织田羽也都可以打坐修行,就剩下吕小布随便给个柴火间都能睡个好觉,想来也好打发。

    喜儿远远看见了一行人,首先眼帘中是白衣翩翩公子的身影,英俊极了,像谪仙人一般。

    徐天然手肘轻轻推了朱子柒一把,瞧瞧道:“晚上有没有地儿住靠你了?”

    朱子柒心领神会,上前一步,朝刘三和喜儿抱拳:“请问大叔、姑娘,附近可有客栈,我们兄弟四人负笈游学途径此处,想找个落脚的地方?若是没有客栈,有没有破庙,或是闲置的房子,有片瓦遮头就行。”

    刘三憨憨一笑,“这位公子,这里是杏花村,村里都是农户,并无客栈,往东走十余里就到蒲城了,城里有客栈,但是这个时辰恐怕城门已经关了。”

    刘三刚想说,村里有个小庙,若是诸位不嫌弃,自己可以帮我说说情,让他们住一晚上。不曾想,喜儿立马抢先说道:“公子,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怕是找不到合适的住处了,看你们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还没吃饭吧,我家虽然简陋,但是诸位公子不嫌弃的话就先凑合一个晚上,明日再进城。”

    朱子柒抱拳:“多谢姑娘。”

    喜儿脸颊微红,幸亏夜色之下,看不清楚。

    可是,徐天然眼神极好,看得真真切切,果然生个好皮囊很重要,同样是借宿,估摸换成吕小布上去,人家还以为是要打劫的。

    喜儿在前带路,不一会儿就到家了。

    徐天然将啊黄拴在门口,从包裹里取出精饲料,摸摸啊黄的脑袋,“晚上,咱先睡这儿。”

    啊黄愉快地哼哧哼哧。

    朱子柒一路上和喜儿有说有笑,礼节周到,举止优雅,谈吐不凡,简直将喜儿姑娘迷得神魂颠倒。

    刘三无奈摇摇头,女大不中留。

    喜儿一回来就赶忙去做饭,饭肯定是不够吃了。

    徐天然谢过刘三之后,就成了啊黄的奴隶,又是洗刷,又是喂水,还得陪着啊黄聊聊天,生怕它太无聊了。

    吕小布殷勤地烧火,肚子饿了。

    织田羽,立在主人身后,不远不近,徐天然已经习惯了。

    朱柒公子大大方方坐在四方桌上,自顾自倒一碗水,这股谪仙人的气质得端着,一放下精气神可就没了,若是小姑娘瞧不上自己把几个人都赶出去,那得多落魄呀。

    晚饭很简单,不过徐天然看得出喜儿姑娘做得很细致,虽无肉,但是喜儿给大家炒了一份鸡蛋,那可是自家母鸡攒了许久的鸡蛋。还有,各色的菜蔬都做得色香味俱全。

    朱子柒笑意灿烂道:“辛苦喜儿姑娘了。”

    昏暗的油灯下,喜儿脸色潮红,紧张道:“不辛苦,希望朱公子喜欢,都是乡下的菜式,别嫌弃。”

    吕小布急迫道:“不嫌弃不嫌弃,很香了,咱们这就动筷吧。”

    刘三赶忙道:“远来是客,你们先动筷。”

    徐天然微笑道:“那在下不客气了。”

    一顿简单的晚餐,吃出了幸福的滋味。明月之下,多少户人家便是如此简单而幸福。

    千寻主动收拾碗筷,喜儿拉也拉不住,徐天然跟刘三一起在庭院散步,一起说着蒲城的情况,蒲城仍然是大梁地界,但是过了黄河就到了晋王的封地了。刘三不过是庄稼人,也不懂更多的事情,在蒲城卖果蔬的时候听说附近有一个云麓山庄,听说连郡守老爷都得惹不起。不过,徐天然问起云麓山庄的少宗主是不是唐云杰之时,刘三就不知道了。

    徐天然沉思,云麓山庄,想起了那个被自己废去灵脉的唐云杰,不会这么巧吧,不是冤家不聚头。

    朱子柒领着喜儿在门口看星星,天花乱坠说着天上的星座,把单纯的小姑娘哄骗的心花怒放。

    夜深了,喜儿收拾了两间房,不过徐天然坚持只要了一间房。

    喜儿就帮他们多搭了一张床。

    月色如水,清风徐来,天渐渐凉了。

    吕小布吃饱了,睡意阑珊。

    徐天然掏出钱袋子,脸色沉重道:“就剩这么点银子了,咱们得想个招赚钱,不然就要饿肚子了。”

    千寻正襟危坐,掏出了一块玉佩,“主人,当了换钱。”

    徐天然知道这块玉佩于千寻的意义非凡,“不行。”

    朱子柒呵呵笑道:“那就卖艺吧,你表演飞刀绝技,我来讨赏钱。”

    徐天然无奈道:“也没经验呀,就算舍得下面皮去演戏法也得有人看有人打赏,不然不是白费劲了。”

    朱子柒美目转了几下,“有了,明日拿一块布,将你整个人都遮住,显得神秘一些,我来说话,你就按照按照我说的,展示飞刀绝技就行了。吕小布和千寻当托,到时候带头打赏,有一人就有两人,不就能挣着钱了。”

    徐天然思考了半晌,似乎也没别的法子了,明天走一步算一步。

    朱子柒认真道:“明日给喜儿留一两银子,偷偷放在锅里,咱们叨扰人家一天,不能白吃白住。”

    徐天然心疼道:“比客栈还贵。”

    朱子柒瞪了他一眼:“你自个儿看着办。”

    徐天然立即点头。

    吕小布已经鼾声四起,此起彼伏。

    千寻默默立于主人身后,朱子柒闭上眼睛,开始打坐修行。

    徐天然出了门,跃到屋顶,抬头望天,过了黄河,很快就到晋阳了。

    千寻站在门口,不多时,席地跪坐,默默修行。

    翌日,东方鱼肚白。

    旭日东升,黄河仅在十里之外。滚滚河水声音依稀可闻,阳光散落黄河。

    顿时,徐天然眼睛睁开: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八把飞刀从葫芦里依次飞出,尸山杀意最重,一刀直冲云霄;首生温文尔雅,在天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凤凰展翅高飞;白衣飘飘,如飞仙;杨柳依依,环绕在他身侧;黉舍不动如山;铁锤朝天空一击,云彩翻滚;银粟沿着河岸飞行,遍观黄河美景。

    徐天然,双手结印,八把飞刀,依次回到葫芦。修炼将进酒的感觉竟然如此玄妙,徐天然第一次能够分别掌控八把飞刀,虽然不至于炉火纯青,但是今日江湖卖艺总能讨些好彩头吧。

    朱子柒美眸睁开,姓徐的修行进步也太快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