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35 战许二

35 战许二

    老白最后拍了徐天然一下,“离开小镇前,还有最后一关要过,你得打赢看门人许二。”

    徐天然这才想起在青山镇门口那个皮肤黝黑的憨厚汉子,这么些年大家似乎很容易忽略看门的木头一般的汉子。人来人往,从不见汉子出小镇,也不见汉子进小镇,就只在青山镇门口的小屋里。

    “许二境界如何?”徐天然担心问道,生怕老白给自己挖坑。

    老白也不隐瞒,爽朗笑道:“初入一品,不过他情况比较特殊,战斗力甚至不如许多战力强横二品修士。”

    徐天然心里有底了,老白让自己和许二一战,也是为了让自己对自己的实力有准确的认识,毕竟自己虽然修行历程历经艰险,危险重重,但是与人搏斗的经历几乎没有,二品战一品,就算是再稀松的一品境界那也是一品大修士,徐天然斗志昂扬。

    青山镇门口,皮肤黝黑的汉子看见一袭黑衫青年朝自己走来,他对这个小孩印象深刻,实际上他记得每一个和他打过招呼乃至有过一个眼神交流的人。时间之于许二悠长的岁月来说不值一提,他在青山镇门口已经足足站了五千年了,于青山镇同生,若是青山镇不在了,也会同死。

    十年前,那个对他最鬼脸的胆小男儿已经成了身高六尺余的翩然青年,黑衫随风摇曳,身背一把乌黑剑匣长剑。

    许二咧嘴微笑,对着徐天然打招呼。

    徐天然抱拳还礼,温和道:“青山镇,徐天然,请前辈赐教。”

    许二笑意灿烂,像一朵盛开的黑莲花,“好。”

    老白手印祭出,青山镇门口隔绝出了一个小战场。

    徐天然深吸一口气,他不用长平和许二对战,在青山镇,他还是用自己趁手的竹刀。徐天然右手抽刀,示意许二先动手。许二咧嘴一笑,一拳直取青衫面门。

    临近午时,被驱逐的马家,陈家和李家的老幼陆陆续续在青山镇门口聚齐了,十数量辆马车浩浩荡荡开出了青山镇,在青山镇生活了一辈子的老人们不停地啜泣,青山镇就是故土,死不能落叶归根,如同死无葬身之地。来年清明,何处上坟,想到此处,老人们老泪纵横,少年们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半是忧愁,一半是兴奋,离开了与世隔绝的小镇,可以出去瞧瞧似乎也不错。

    马致远站在青山镇门口,看着自己祖辈打拼了不知道多少代的基业毁在了自己手中,心中痛苦又充满怨恨。他在等,要等那个狭长眼眸的小子跟自己一起离去。马致远看见了青衫和看门人打起来了,他双目恶毒地盯着那个身影,就是他害了自己的儿子,害了马家的基业。此去道路艰难险阻,天下何处是他的安身之处,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若有一天他定然要让徐天然血债血偿,让徐天然失去最在乎的人。

    徐天然灵力流转,一刀紧紧挡住许二试探性的一拳。拳至,徐天然踉跄后退了几步。

    许二憨笑道:“底子还不赖,我要认真了。”

    徐天然嘴角微微翘起,横刀在前。

    许二灵力暴涨,出拳越来越快,一拳比一拳快,一拳比一拳重,拳风撕裂空气有爆裂声。

    徐天然以竹刀对拳头,竹刀气势如虹,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狠,竹刀之上刀意如同青蛇附体,一刀递出,如青蛇出水。

    憨厚的许二收回拳头,点头道:“不愧是老白,这副身躯淬炼得可以。”

    徐天然竹刀立于身前,“放开手脚打,我别的不行,就是皮糙肉厚,扛打。”

    许二有点喜欢这个青年,二话不说一招神龙吐玉,直取黑衣头颅。许二此招迅猛无匹,徐天然以自己为轴,以竹刀为边使出正十七画圆,将许二锋锐无匹的攻击消散于无心。

    许二心中大骇。立即对着画圆的黑衫连出十七拳,拳拳刚猛无比,可是对着画圆的黑衫无法突破防御。

    许二收拳,好奇道:“这是什么招式?竟然如此古怪。”

    徐天然眯眼笑道:“正十七,我自创的。”

    许二吐了口浊气,“咱们一拳定输赢。”

    徐天然横刀在身,大喝道:“来。”

    青山镇灵气疯狂涌入镇子门口的沉香树,顿时,一股清新的蜜香笼罩小镇周边数里。大家不禁深深吸气,一股香流从鼻腔进入幽幽而上,有种香甜感冲上头顶,劳作的村民们精神为之一振。

    徐天然感觉一股威压迎面而来,虽是带有一股甜蜜香甜,但徐天然闻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许二高高跃起悬停于云层之上,灵气在许二身前凝结成一团黑色拳罡,一拳自上而下,如同一根千丈巨大黑木从天落下。

    徐天然咬紧牙关,气机转瞬流转七百里,竹刀画圆,刀意在地面画起一个方圆百丈青色圆盾,一攻一守,顿时,黑色巨木碰撞青色圆盾,地面百丈范围塌陷数尺,天地一声巨响,青山镇的居民们不约而同抬头望向天际,大晴天怎么打雷了?

    地面,尘土飞扬,许二黝黑的脸颊竟然有一丝潮红,一拳用尽了全身气力,现在他已无一战之力了,他看着烟尘之下,那个黑影究竟是站着还是倒下了。

    半晌,隐隐约约有一个修长黑影半跪于巨坑之中,以竹刀撑地,轻轻吐了口血水,缓缓爬起来,挥刀指向许二。

    许二咧嘴一笑,“你赢了。”

    徐天然双手抱拳,“承让承让。”

    许二从怀中掏出一块二指宽小沉香木,抛给徐天然,满脸笑意道:“送你的,沉香精华,带在身上,有提神醒脑功效,可以防迷药。”

    徐天然再抱拳,大气道:“多谢。”

    许二开怀大笑道:“老白和先生收了个好徒弟、好学生呀。”

    “替老白和先生谢谢前辈。”

    “虽然我本事不大,奈何命活得长,就倚老卖老以前辈自居了。青山镇终于有人行走江湖了,我这双老眼想看看你究竟能走多远,能折腾出多大动静,小子,不要让老前辈失望了。”

    徐天然抱拳恭敬回礼:“天然定不负义父、先生和前辈期望。”

    啊黄从人群中走出,背上都是徐天然的行囊。

    徐天然走到阿黄身前,摸摸朝夕相伴的阿黄,不舍道:“我要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啊黄伸出舌头舔了舔徐天然的脸颊。徐天然刚要拿下自己的行囊,老白沉声道:“啊黄跟你走吧,留在青山镇他也孤独得很,你不是答应给它找媳妇儿,就跟你去吧。”

    徐天然开心地抱着阿黄的脑袋,啊黄嫌弃地歪过头,吐了吐舌头,似乎在说是看在媳妇儿的面上才跟你走江湖的。

    马致远看不透彻小天地发生的事情,天空中传来的巨响他猜测是徐天然和许二打架闹出来的动静。马致远牙关紧咬,徐天然竟然是个境界不低的修士,自己将来如何才能给儿子报仇?

    马致远仰天长啸一声,领着一家老少沿着一条笔直悠长的单马车行走的车道离开了青山镇。

    午时已到,徐天然立于青山镇门外,向老白和先生,抱拳行礼,大声喊道:“此去江湖就是江湖人了,以江湖礼给义父和先生告别。”

    老白和先生不约而同道:“赶紧走,别婆婆妈妈。”

    柳莺莺扭着“纤细柳腰”自学塾跑来,前面一个小黑炭脸终于长成了大黑炭脸的吕小布背着包袱狂奔,嘴上喊着:“天然哥,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江湖。”

    柳莺莺在后头呼喊:“吕小布,你给我站住,江湖哪里是你能走的,给我回来。”

    徐天然和啊黄共同回头,看见脸上满是光芒的吕小布,无奈摇摇头,跟屁虫来了。

    吕小布气喘吁吁站在徐天然面前,眼神格外明亮道:“天然哥,我们一起走江湖。”

    徐天然摸摸吕小布的脑袋,叹气道:“你知道江湖是什么吗?”

    吕小布开心道:“知道,江湖就是有女人、有兄弟、有朋友、有敌人、还有酒。”

    徐天然咧嘴笑道:“谁告诉你的。”

    吕小布一遍喘气一边说道:“一个白衣飘飘的仙人跟我说江湖有很多好玩的,还有一些仙子尤其喜欢黑脸的男子,说我脸黑心善,在江湖很有女人缘。”

    徐天然嘴角微微抽搐道:“你不怕他骗你。”

    吕小布笑容灿烂道:“不怕,他说了,骗不骗人自己走一遭不就知道了。”

    先生眯眼笑道:“理是这么个理,但是听起来怎么一股白孔雀的味道。”

    吕小布开心道:“先生怎么知道仙人叫白孔雀。”

    先生哑然无语。

    柳莺莺终于赶过来了,一手抓住吕小布的耳朵,怒骂道:“谁允许你行走江湖了,你连饭都不会做还怎么行走江湖,难不成靠乞讨为生。”

    吕小布拼命挣扎道:“我跟天然哥一起走,他有一口吃的,我就饿不着。”

    柳莺莺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先生在老白耳边轻声说道:“很壮观呀,真不考虑考虑。”

    老白啐了先生一脸。先生不怒,只是抚须微笑。

    吕小布忽然眼泪就下来了,也不挣扎了,安安静静看着娘亲,“娘,我一直以来都很听你的话,只有走江湖这件事我想自己做决定,我不要一辈子都呆在青山镇,我想出去看看,哪怕没有姑娘喜欢我,我也想出去看看。娘,这些年你照顾我太周到了,所以我才什么都不会,你担心我行走江湖会饿死,我也担心呀,所以我跟天然哥一起走,天然哥什么都会,你总是会放心一些的。大家都说行走江湖要吃苦,那就让我吃苦,吃过了苦头才会知道在青山镇的日子很逍遥自在,那样我也就对江湖死心了。娘你现在硬是把我困在青山镇,我的心也是在江湖上,娘你就让我跟天然哥走一走江湖吧,要是我真吃不了苦头,我会回来的,那时候娘亲不要笑话我就是了。”

    柳莺莺气息渐渐平息了,壮观的胸脯不再连绵起伏,先生坏笑道:“看够了没?”

    老白不搭理为老不尊的夫子。

    柳莺莺眼眶红了,摸摸坐在地上的儿子的头,温柔道:“我儿长大了,可是你想行走江湖就等自己学会了本事再去,这样跟在徐小子屁股后面不是拖累他吗?”

    吕小布顿时破涕为笑道:“天然哥,你不会嫌弃我拖累你的,是吧。”

    徐天然听着这句话哪里是问人是意思,直接肯定的语气替自己回答了,只能无奈摇摇头道:“跟我走是有危险的,你确定要跟我走吗?”

    吕小布拍着胸脯道:“躺在床上也是死,行走江湖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好怕的。”

    柳莺莺抓住吕小布的耳朵,怒道:“瞎说什么,还想不想去了?”

    吕小布哭丧着脸道:“儿子答应娘亲,肯定会一点儿落的回来,求娘亲允准我去江湖走一遭。”

    徐天然对柳莺莺抱拳行礼,“柳婶,要不就让小布走一遭吧,哪天他吃不了苦头了,我送他回来。”

    柳莺莺无奈点点头。

    吕小布扑通跪在娘亲身前,磕了三个响头,“娘,孩儿走了,勿念。孩儿定然无恙,勿忧。”

    徐天然牵着啊黄,吕小布一身灰黑半旧麻布长衫,紧紧跟在徐天然屁股后头。

    远远躲在角落偷偷送别徐天然的姬胜雪掩面哭泣,她不停地挥手挥手,直到路的尽头没有了一袭黑衫的身影,她的手还一直挥着挥着,忽然她又哭泣了,她想师姐了,若是师姐还在一定会在自己身边安慰自己,说些温暖的话,虽然自己还是会想他,但是师姐说了之后自己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徐天然背身挥挥手,告别了青山镇,告别了老白、先生、柳莺莺、许二,和在角落的姬胜雪,在书房默默写“别了,别死”的姑娘,还有在一旁看姐姐写字的妹妹。

    暂别,吾乡。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