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34 魔刀长平

34 魔刀长平

    光阴似流水,滑落人间。

    徐天然猛然感觉回到了青山镇,但是一伸手,却发现自己仍然是虚幻的身影,只能看见这个世界,摸不了、碰不着。

    马家内宅,柳如云闺房。

    马文才竟然带着雨荷在房内翻云覆雨,柳如云面色凄然,在门外站了半晌,冷冷说了一句:“从此,别进我的门。”

    屋内,浑然不觉,肆意寻欢。

    柳如云便带着丫鬟将西厢房整理了出来,从东厢房搬出之后,再未进入旧屋了,不曾想从此之后,马府成了雨荷的府邸似的,来去自如。

    徐天然虚幻的身形,想去抚摸师姐落寞的眼神,元神透体而过,元神远游,本体眼角有泪。

    徐天然看见师姐的食材里被马文才下了麻黄丸,素爱整洁的师姐乌黑长发竟然时常油腻不堪,常常陷入幻觉之中,师姐在房间内像个小女孩一样展翅飞奔。随着毒瘾日复一日增加,师姐时而夜不能寐,情绪极为亢奋,时而一睡数日。众人纷纷说马家少奶奶疯了,只有在西厢房内苦苦挣扎的女子才知道自己有多苦。马文才数次让她去求父亲同意雨荷入门,柳如云只是紧咬牙关,死活不松口。

    毒瘾最重之时,柳如云趴在地上,十指在地上抓出了深深的印痕,血迹斑驳。马文才也不会让柳如云真的戒了毒瘾,隔三差五就喂食一点麻黄丸,柳如云痛不欲生。

    某一夜,月色如水。

    柳如云身形消瘦,面容凄然,抬头看着乌黑天际,数着指头,自言自语道:“我的师弟快出关了。”

    柳如云拿起铜镜,看见面色惨淡的人影,吓得扔掉了铜镜,喃喃道:“活着真累,这副模样怎么见人?他最较真了,看到我这副模样,冲动起来拦都拦不住。到时候为了我怕是要坏了青山镇的规矩。”想到此处,柳如云凄美一笑,不盈一握的腰肢柔美如柳。

    一袭白绫,如柳女子如同柳条随风飘荡。

    徐天然泣不成声,神识化作大鲲冲天而起,青山镇天空之上隐隐有悲戚声,似乎有天人在啜泣。姬胜雪美眸仰望天空,晴朗天空忽然阴云密布,风声哀嚎,如同在诉说心中悲苦,下雨如流泪。她似乎有情绪的共鸣,好像天地间都在为师姐而哭泣,她能够感受到这一股熟悉的感伤。

    老白紧紧牵着徐天然的手,温润的灵力源源不断输入徐天然的元神之中,维持他的元神稳固。先生抬头看着天空的景象,喃喃道:“善。”

    元神从光阴长河回到了现世,虽然在现世不过是短短一瞬间,徐天然却感觉过去了数年一般,一路匆匆,错过了很多景色,但是他也记住了很多惨烈的战况,虽不能完全明白行军打仗一事,但是他都默默记在心上了。让他感觉到最悲痛的是看见了师姐,自己要出关了却成了师姐的催命符,他很难过,只要师姐活着,师姐的话自己都愿意听的,自己怎会违逆师姐的意思,不然当年的婚事徐天然早就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了。师姐,若是等师弟出关,定然能帮她一起戒掉毒瘾,大不了就跟马家和离,元神归来的徐天然脸色黯淡,脸上挂着两行清泪。

    先生摸摸比自己高了不少的学生的脑袋,老白喝酒,无言胜似千言万语。

    老白一抬头,将葫芦里所剩不多的酒水统统倒入口中,豪迈之情不减当年。

    徐天然稳固了神识,拭去了眼泪,席地而坐,默默运转焚杀绝,气机流转,此次元神出窍让他似乎看见了一品门槛,一品天堑跨越者如同鲤鱼跃龙门,越过去就能化身为龙,跨不过去便终生停滞不前,破镜无望。

    先生平静道:“你看见了一品门槛,时机合适你就可以结丹了,只是时间来不及了,否则我和老白给你护法再稳妥不过了。江湖路远,未来的路靠你自己走了,结丹一事也靠你自己了,破镜靠机缘,急不得,你修行至今虽然吃的苦头不少,但是终究少了些搏命厮杀,这趟江湖就打磨打磨你的二品境界,待到时机合适你就可以结丹破镜。金丹如同灵脉的心脏,有了金丹就可以将灵气压缩成液体灵力,到时候体内灵脉灵力之水装满了三百六十五个窍穴,你就真正踏入一品境界了。”

    徐天然疑惑道:“先生,如何结丹?可有结丹之法。”

    先生抚须,缓缓说道:“说来简单,做来极难,以人体为鼎炉,以神识为药引,炼己筑基、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道合丹成。金丹品秩越高越合天道,丹成之后金丹有横纹,想要入陆地神仙境,至少要有九条横纹,方有参合大道的根骨。你的灵脉宽广,窍穴浩大,若想运行体内庞大的灵脉网络,你的金丹必须极其巨大,且至少十条横纹,否则此生无望得道。”

    徐天然看了眼老白,想问老白金丹有几条横纹,可是这么直接问似乎不太好,老白又爱面子,自个儿又不懂九条横纹、十条横纹究竟有多难,心里没个参照物比对一下。

    老白瞥了眼徐天然,:“我当年结丹十二条横纹,比你家先生多一条,白孔雀倒是厉害,比我还多一条,你不用在心里嘀咕了,结丹随便弄个十几条横纹很容易的事。”

    徐天然点点头,似乎确实不难。

    先生嘴角微微抽搐,白孔雀能一人独占剑道、诗道,人间修士之中唯一拥有十三横纹大金丹,怎么在老白眼里变成了随随便便就能结个十几条横纹了。再说了,天下武夫能够结丹而成都是凤毛麟角,但凡能结成七横纹以上就是少见的天才人物了,至少能够破开人境,进入地境。若是能有九横纹,那已经是名动天下的大天才,天境指日可待。能有十横纹以上,那都是大道可期的不世出妖孽了。

    徐天然又问道:“炁为何物?”

    先生平静道:“炁便是体内气机。你修炼焚杀绝至今气机转瞬已能流转七百里,但是陆地神仙大修士气机转瞬数千里,一息之绵长,气势之盛,无与伦比。曾有剑仙一气破甲三千,虽力尽而亡,但是一剑之风流广为流传。”

    徐天然掰着手指头数着,自己还需要多久才能转瞬气机流转千里,成为那大剑仙。

    老白打赏了徐天然一个板栗,从破旧的银白色葫芦中取出一把四尺长刀,刀鞘乌黑,捆绑着黑色破布条,看着平凡古朴的样式,但是未曾拔出就有一股摄人心魄的浓郁杀气流出。老白轻轻拔出长刀,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刃口上高高的烧刃中间凝结着一点寒光像刀的心脏一样催动着杀气仿佛不停的流动,杀意磅礴,杀气四溢。徐天然一眼便知,此刀必非凡品。

    老白沉声道:“刀名长平,此刀本为大秦战刀,卅湅而成,乃沙场利器,不过经过我的灵力淬炼,逐步提升品秩,最后,在长平,吸取四十万降卒亡魂的漫天戾气,化为刀魂,最终成为魔刀长平。天下能驾驭此刀者除我之外,并无他人,我已经将长平的刀魂禁锢在刀身,你暂时可以运转焚杀绝勉强使用,将来若想发挥长平的真正力量,需要解开封印,那时才是此刀真正的威力。”

    徐天然接过长平,入手杀意便如河水一般汹涌而来,自己修炼焚杀绝的滔天杀意都被长平压制住了,两股精纯杀意在徐天然手上如同一条青蛇和黑蛇在缠斗。

    徐天然气机转瞬流转七百里,焚杀绝运转,杀意排山倒海倾泻而出,青蛇身形暴涨数倍,魔刀黑蛇杀意亦不示弱,身形急剧增长,两条大蛇交织在一起,不相上下。

    先生担忧道:“长平的力量你封印少了,徐小子刚刚拿到手,哪里能压制住长平的杀意。”

    “我相信他。”老白点头说道。

    黑蛇已经侵入徐天然的右手臂,眼见着青蛇即将溃败的时候,徐天然左手握向刀把,青蛇顿时头颅高高扬起,蛇信爆射而出,一举缠住了黑蛇,黑蛇气势减退,青蛇气势如虹,此消彼长间,徐天然牢牢控制住了长平。

    徐天然睁开眼睛,对着黑蛇眨了眨眼睛,微笑道:“以后,我叫你小黑,要听话。”

    黑蛇缠绕在徐天然的脖子上乖巧地吐信子,和原来凶残的模样根本判若两蛇。

    先生松了一口气,老白咧嘴大笑。

    老白摸摸徐天然的脑袋,“你可以将长平背在身上,长平身上杀意与你互相磨砺,可助你砥砺杀意。我在长平上施有九层封印,封印每解开一层长平威力就会增强一倍,直到九层封印全部解开,一刀之威,可天地崩裂、翻山倒海。”

    徐天然听了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厉害。”

    老白严肃道:“长平封印一年自动解开一个,若你破镜速度太慢了,压制不住长平魔刀杀意,最终反而会成为魔刀傀儡,就不再是刀为你所用,而是你为魔刀所制。”

    徐天然倒吸了几口凉气,“老白,能不能三年破开一个封印?”

    老白上了个滚字。

    老白拿起刀鞘,“长平刀鞘为万年乌木,因乘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乃万木之灵,灵木之尊,才可以镇住长平魔刀凶魂,在你完全掌控长平之前,不可轻易出刀,若长时间握住长平,神识易被凶魂所噬。”

    徐天然接过刀鞘,挥舞两下长刀归鞘,收刀动作是练得有几分潇洒的味道。

    日上三竿,正午将至。

    先生将姬胜雪的包袱拿过来,说道:“雪丫头来了,就留下了个包裹,都是些新做的衣服鞋子。”

    徐天然默默接过来,最难消受美人恩。

    先生又拿出一个破旧木匣,“陈大锤也来过,他让师父给你打了八把小刀,说是送别礼,比你先一步离开镇子了,留了句话,叫你别偷懒,看谁先在江湖闯出名声。”

    徐天然接过木匣,轻轻打开,里面是八把寒光闪闪精致小刀,最大者不过两寸,最小者不过一寸,将来得找时间给他们取个名字,有名字的刀才会灵性。

    徐天然脑海里浮现那个身材高大、筋肉虬结的背影,这些年大铁锤于徐天然而言像大哥一般,从来都是他关心自己,送自己东西,第一次打的刀也是送给了自己,着实欠了大铁锤不少人情,徐天然也不矫情,欠下便欠下,将来肯定能还上。再说了,先比比谁在江湖先闯出大名声。

    先生最后将林姊的字帖拿过来,徐天然顿时哑口无言,自个儿的字确实稀烂了些,不过行走江湖哪里还有空写字呢,不过都是人家的一份心意,小心翼翼收进包袱。

    徐天然看了眼青山镇,小镇虽小,人心却暖。

    老白弯下腰,把破旧的银白色葫芦别在了徐天然腰上,“怕你喝酒误事,我给你装满水了,你的八把小刀可以先装在养刀葫里温养,等你哪天练刀有成了就可以随心所欲控制它们了。”

    徐天然默默运转御剑法门,将八把飞刀依次送入葫芦中。用御剑术御刀,似乎有点奇怪呀,难不成自己真的和剑客无缘?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阳光灿烂,江湖,我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