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24 将进酒

24 将进酒

    是夜,没了吕小布的聒噪,没了胖婶的秋波,难得清静的老白和徐天然各自坐在门槛上,看星星、看月亮,老白还不忘吐烟圈。

    徐天然漫不经心问道:“老白,你说我到底是几品了?我都能跟三品高手朱柒打个平手,怎么着也得三品了吧。”

    老白大口吸烟大口喝酒,“没有踏出大道,都不值一提。”

    徐天然站起来,给老白一边捶背,一边谄媚问道:“老白,那我跟天下的青年才俊比起来,是不是差不了多少,不然怎么能被你这么厉害的高高手收为徒弟,还能被先生也看中,说明我天赋有一百层楼那么高吧。”

    老白啐了一口,“我呸,你要是有天赋也不会一窍不通了,为了通你的窍穴我们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老子一大地窖的酒全被那老李搬走了,一滴都不剩,你知道一滴不剩是什么感觉吗?”

    徐天然想起了这个茬,按摩立马更殷勤了些,换个话题道:“老李教的御剑术我怎么练都练不了,始终不得入门之法,是不是老李故意逗我,给了我假的御剑术。不然,凭借我聪慧的脑袋、顽强的作风、拼命的气质,什么功法练不了。”

    老白嘿嘿笑道:“等你窍穴都通了就能找着入门的感觉了,再说了,那套御剑术至少得一品起步,你掂量掂量自个儿的斤两。”

    徐天然哑口无言了,先生总是神出鬼没,身形忽然就出现在徐天然身后,双手拢袖的样子像极了在村头晒太阳的老大爷,一点儿都没有读书人的风范。

    徐天然转过身,不能亏待了先生,赶忙给先生捏起了肩膀,徐天然在内心偷偷想着:这俩老头都是醋坛子,我真是苦,要做到雨露均沾不容易呀。

    老白喝了口酒,骂了句:“你是皇帝老儿还是啥玩意,还雨露均沾。”

    徐天然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专心致志拍俩糟老头的马屁,“幸亏老白今天没把我打残了,不然就不能给老白和先生按摩了,没了小的精妙手法的按摩,你们俩的老腰就更僵硬了。我给你们松松腰,好让你们俩公平竞争,抱得胖婶归。”

    说完徐天然一溜烟跑路了,三息功夫,就听见了青衫少年被揍飞的惨叫声,还不知道是谁下得手。落在马厩屁股开花的少年拨了拨头上的草根,只能跟啊黄说道:“啊黄,还是你最好,从来不打我,将来我一定给你娶一匹贤惠的母马。不像那两个为老不尊的,白白浪费了胖婶的青春。”少年想了想,似乎胖婶也没青春了。

    徐天然望着天际,喃喃道:“何时才能行走江湖?”

    先生摇摇头,“长大了,心思就跟着少女的脚步飘向了远方。咱们俩糟老头加起来可能还没白衣小姑娘一根脚趾头重要。”

    老白嘻嘻笑道:“老吴,太酸了吧,孩子就像雏鹰,自然要展翅高飞的,难不成像个卵,天天在你肚子里捂着,再新鲜的蛋捂着捂着就臭了。再说了,喜欢女人又没错,难不成像咱们俩一样做老光棍,咱们年轻那会儿,不也一看见漂亮姑娘就挪不开眼睛,走不动路了。”

    先生眯眼笑道:“理是这个理,可是心里难免有一丝惆怅嘛,就像养闺女一样,养着养着好不容易养大了,就变成别人家的媳妇儿了。”

    老白怒道:“咱们养的是儿子,老吴,这么早就糊涂了。不过还是养闺女好,儿子虽然人在身边,心都在媳妇儿身上,闺女即使人不在身边,心倒是会多挂念一下老人家的。”

    先生沉思了片刻,“老白,没发觉你说话很有道理呀,要不咱找老华,趁现在还来得及,把徐小子整成闺女。”

    在马厩和阿黄闲聊的徐天然没来由打了个寒颤,似乎有杀气。

    老白哈哈大笑,“徐小子要是听到了就跟你断绝师生关系了。”

    先生伸手一抓,徐天然莫名其妙就被拉回了屋子,徐天然感觉有杀气,浑身僵硬。

    老白仰头喝了一大口酒,“你家先生想把你整成闺女,你同意的话,我们帮你想办法。”

    徐天然顿时哭嚎倒在地上,公鸭嗓极为刺耳,“先生,娘亲还要靠我传宗接代,老徐家就我一根独苗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把我咔嚓了,是陷我于不忠不孝的境地,先生于心何忍?”

    先生脸色笑容灿烂道:“那将来带媳妇儿回来,记得先生个女娃娃给老白和先生抱抱。”

    徐天然如获大赦,“感谢先生不咔之恩,学生行走江湖定然看见顺眼的姑娘就勾引回来,一有女儿就第一时间带回来见先生和老白。”

    先生摆摆手道:“别贫了,明天你去闭关吧,现在你体内窍穴已然疏通了一半,剩下一半趁着闭关都疏通了吧。闭关地点老白给你挑好了,绝不会让你失望。”

    听到此处徐天然感觉全身汗毛都颤抖起来,老白不会让自己失望,徐天然看着老白似笑非笑的神色,心如死灰。

    翌日,老白带着徐天然到天马山后山深处的悬崖处,一道瀑布从百丈悬崖飞流直下。

    老白停下了脚步,双手结印,方圆十里之内如一方小天地被隔绝开来,徐天然心念微动,蜀道从灵脉飞出,悬停在徐天然肩膀上。

    老白摘下腰间的葫芦,喝了一大口酒,“接下来三年你就在瀑布底下坐着,靠着飞瀑的冲刷淬炼体质,飞瀑之力虽不大,胜在滴水穿石的水磨工夫,能够极其细微地打磨身体和砥砺心境。”

    老白双指微动,望日石从天马山顶飞入瀑布深潭,极为巨大的石头在水潭里才露尖尖角,老白沉声道:“给你找了落脚之地,什么时候把石头捞上来你就能出关了。顺便把你嘴馋的毛病戒了,不能一看见肉就克制不住想吃的冲动,别看这只是小毛病,将来行走江湖那都是大忌,只要有弱点就会被人加以利用,这三年你就靠吸纳灵气度日吧。”

    徐天然扬天惨叫,“先生,我才十三岁,虽然按照我家乡的算法论虚岁我十四岁了,但是还在长身体的时候呀,不吃肉我会营养不良长不大的,将来个子矮小,上哪儿去找媳妇儿,你们还怎么抱上小孙女。”

    老白无奈道:“你现在可以不依赖五谷杂粮来吸收能量了,纯粹依靠灵气就可以了。”老白随手将徐天然一丢,落在了望日石上,徐天然顿时被瀑布压在石头上动弹不得,水至柔亦至刚,飞来瀑布破青山,百丈飞瀑之威恐怖如斯,徐天然借力顺势滑落石头,不曾想老白已经在望日石上设了禁制,使得自己一步也不得离开。

    老白喝了一大口酒,声音炸响如惊雷:“先锤炼身体三年,三年后看你究竟能走到哪一步,等哪天把望日石捞起来,这片天地禁制便会解除,你也能回家了。”

    瀑布的巨大声响在耳边回荡,老白的声音竟然瞬间将瀑布的声响压制住了,徐天然一字一句记在心上,坐不起来没法跟老白道别,于是气沉丹田,一个臭屁声响如洪钟,算是给老白道别了。

    老白摇摇头,少年仍是少年。

    被瀑布牢牢按在石头上的青衫少年,默默运转焚杀绝,蜀道心有灵犀开凿百会穴,百会穴乃百脉之会,贯达全身,徐天然百会穴之广阔无与伦比,似汪洋大海,蜀道所开凿的大渎亦是三百六十五条大渎之最。百会穴大渎宽数百里,长五千里之遥,徐天然神识微动,蜀道化身千丈身躯,一棍之下山河碎裂,纵然大渎之大前所未有,蜀道亦不急不慢,和小伙伴相处数年,蜀道和徐天然心意相通达到前所未有之默契,飞瀑之下,一少年猛吐了一口血,鲜血染红了水潭,像一抹盛开的红花。

    此处灵气极为充足,徐天然大肆鲸吞天地灵气,用天地灵气锤炼经脉体魄,肉眼可见处,徐天然的肉体在极速变强,百丈飞瀑像锤子一样捶打少年的体魄,蜀道短短一盏茶已挥出一百棍,徐天然运转焚杀绝,此时少年的身体像一块烧红的铁一样柔软,在飞瀑的锤炼下愈发坚实。

    一月之后,百会穴大渎贯通,徐天然能够抬起头了。

    三月之后,又通了二十余窍穴,徐天然可以挣扎着坐起来,如同和尚念经一般入定,看似一动不动,实则躯体之内如同山河崩裂,蜀道愈来愈大,一棍接一棍愈来愈快,少年紧守心神,稍有差池便会气机混乱,走火入魔。

    半年之后,徐天然双手顶起水瀑,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又被水瀑压在石头上,徐天然一遍遍站起,一遍遍被一股无形之力镇压在石头上。徐天然内心想骂娘,这条瀑布绝对有古怪,否则按照徐天然的计算自己能够站起来了,甚至还能一拳将飞瀑击飞十数步。可是,瀑布之力愈发暴涨,若自己的躯体之力增长速度比不上瀑布之力,那么自己就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一年之后,徐天然终于稳稳站在望日石上,不时一拳击中飞瀑,瀑布一声炸响如巨雷,水花飞溅。但是,一拳之后瀑布威势大涨,如同泰山压顶,转瞬便将自己击倒,像打输了架,头被人用脚踩在地上。某一时刻,徐天然感觉到瀑布似乎有一股老白的气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识迷糊了,时而少年都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两年之后,徐天然仅剩下五十余窍穴未通,体内灵气之盛、体魄之强让少年终于可以牢牢站在望日石上,仍由飞瀑之力暴涨也不会将自己击倒。徐天然终于拔出竹刀,抬头望向不见源头的飞瀑,运转焚杀绝,气机转瞬五百里,体内灵气暴涨,就在即将挥出一刀的时候,徐天然默默收回竹刀,两年未出刀,准备闭刀养刀意。徐天然身上杀气如同一条青蛇萦绕,徐天然渐渐找到了蜀道飞瀑气势之法,便是稳住下盘,挥动竹刀以割圆术画圆,将飞瀑之力以圆形牵引流转,刀鞘一挥,飞瀑如一抹长虹逆流而上。割圆术之法极难,在飞瀑之下,徐天然便潜心钻研,终于悟出了以自己为轴,以竹刀为边,画出了接近圆的正十七,飞瀑之力沿着竹刀的方向流转,刀法极为精妙,徐天然自己命名为正十七,防御之法无出其右者。

    先生眯着眼站在老白身后,抚须感叹道:“此子大善,能将算术之法融入刀法,白老头你也画不出正十七边形吧。”

    老白喝了一口酒,哈哈笑道:“不愧是我徒弟,悟性天下第一。”

    三年后,一袭青衫早已破败不堪,只能堪堪遮掩私处,原来白白净净的少年郎竟然成了一个大野人,三年不剃须剃发,加上衣衫褴褛,甚至身体还长了青苔,绿油油的像个绿怪物。静若枯树的绿怪物猛然睁眼,大喝一声,蜀道悬于身前,体内三百六十五个窍穴悉数贯通,焚杀绝第一次沿着全身灵脉流转一大周天,体内气机转瞬七百里,大江大渎大河大湖灵气流转畅通无阻,徐天然抽出竹刀以自身为轴,以竹刀为边,以正十七招式将飞瀑之水凝聚成一个巨大水球。水球之大若一座湖泊,徐天然紧闭三年的竹刀出鞘而出,刀意如飞龙附在竹刀之上,随竹刀一挥如一道巨龙闪电暴击水球,此时,飞瀑倒流、脚下石头尽碎,附在望日石的禁制破碎。

    绿毛怪徐天然终于破水而出,站到了岸上,一抹阳光照在身上,徐天然狭长的丹凤眸子凝视太阳,一刀递出,刀意直冲九霄,天地一阵狂风暴起。

    徐天然终于破关而出,回想起“白孔雀”教自己的御剑法门,默默闭上眼,沿着既定的窍穴运转灵力,默念将进酒心法口诀: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徐天然神识溢出,如同一根根丝线牵动林木碎石,心念所至,林木碎石如同飞剑在身边悬停。不过,十息功夫,徐天然气机紊乱,支撑不住,林木碎石纷纷落地,徐天然喷出了一口鲜血。绿毛怪徐天然摇摇头,果然道行不够,不可凌空御物,徐天然也不气馁,心中略带欢喜,不多久之后,自己定然能学会这门御剑术。

    绿毛怪浑然不觉自己一身青苔的模样怪异之极,似乎这些年这些青苔成了自己的伙伴一般,将它们一起洗净心中略有不舍。绿毛怪忽然看着望日石成了碎屑,顿时悲从心来,自己还没扛起望日石它怎么就碎了,那岂不是这小天地的禁制不会打开,自己要被困在里面了,得等老白哪天忽然想起自己才会把自己放出来。已然是青年的绿毛怪竟然跪倒在水潭前,捶胸懊恼。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