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我命由妖不由仙 > 第九十二章 巨禽

第九十二章 巨禽

    六丑并不知道师将追击的是谁,他只知道的是,要想击溃这支劲旅,师将绝对不能活着,师将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那两名炼气士,所以趁着火势尚未被其他人发现,将其斩杀,方能脱困。

    林中深处,正在狂飙的偷袭者忽然停住了脚步。

    隐隐而来的危机感让猛然跃上了半空,甚至不等双脚落在树冠枝丫上,就拼尽全力发出一声咆哮,他的体型骤然变得庞大起来,膨胀了数倍的肌肉直接将身上负甲撑成了碎片,在半空陡然呈现出个堪称恐怖的怪物!

    怪物的身体肌肉横生,肌肉表面覆盖着一层薄薄蛇似的鳞片,背有宽大而肉翼,满是肉瘤的肌膜撑在五道骨刺当中,尖端突出一双利爪,他细长的颈端是个巨大的脑袋,围着脑袋下面是一整圈的肉瘤,瘤上赫然张张面孔,咧嘴呲牙,满是狰狞。

    这是一只怪诞、诡异的巨鸟。

    现在巨鸟手中正拎着那柄硕大的巨剑,换成如此体型,大剑的长度、宽厚,却是正好。

    巨鸟开始下坠,然巨剑亦同时举过头顶,当头朝着林中一处阴影全力斩下。

    巨大的剑刃在空气中荡起阵极为尖锐的啸叫,声浪激起的震荡冲击林中,竟有无数的枝叶从树冠萧瑟坠落,浑然承受不住。

    但是!

    巨鸟偷袭者石破天惊的一击重斩,却如同斩中的是江河湖海,只是瞬间,那雄浑的反震之力便将他以更快的速度震击而回。

    师将傲然而立,他一手背负身后,另一只手中却是柄丈许长枪,两端皆是枪尖,枪身布满了尖利的反刺,宛如刺毛虫頿遍体横生的刺棘。

    那名随之而来的炼气士站在一旁,垂手而立,他根本未曾看清师将是如何将此巨物击飞,他非常清楚的是,师将的实力远远超出了普通的小妖,无论人形或者妖身,皆不是对手。

    对付这只小妖,仅仅只是师将的玩耍。

    巨鸟重重的落在地上,然而他却并未有丝毫停顿,巨剑瞬间撩出一道弧形轨迹,剑尖直取,刺向了师将的头脑,但是与之同时,师将身形拔起,手中的长枪也在同时返撩,几乎贴着巨剑的剑刃反向而去,直奔巨鸟。

    长枪的速度远远超过了巨剑,非但更长,而且更快!

    “这是……”

    巨鸟的脑中,浮上个极为恐怖的名词——四象枪。

    四象枪,曾经太公子牙亲传弟子武吉兵刃,成神之后留在大周武家传世,此枪虽然只是凡兵,但在封神之战中也曾饮过神魔之血,终蜕变成宝,虽然只是最低阶的法宝,却也在凡间已属神器。

    师将的身份,自此也就不言而喻。

    武蒼,武家嫡传幼子,虽然不曾袭爵,却也在这大周军中任职,承袭一师主帅之位。

    这只长枪,自然便是因为幼子的缘故,让其随身,跟着龙骧军镇守大周北疆,防御魔族。

    “……穿……”巨鸟只叫出了几个字,声音嘎然沙哑,长枪闪电般从他面前缩回,只在他胸口留下了个恐怖的空洞,瞬间造成的伤势,将其肺腑中的空气和鲜血混合,从口中喷涌,堵住了接下来的话语。

    蓬然声响,巨鸟终于落地,却站立不稳,全靠巨剑的支撑才勉强没有摔倒,他胸口空洞的旁边多出了三个血点,随后血渍迅速放大,转眼变成三道长长的撕裂伤口,这是长枪倒刺造成的附带血槽,换做普通妖兽或者人族早已毙命,只因为巨鸟身躯实在太过庞大,这才勉强躲过了碎胸之祸。

    血从创口泉水般的涌出,转眼便在巨鸟脚下积出一滩血洼。

    巨鸟紧紧握着巨剑的剑柄,巨大肉翼的却在不断颤抖,他在恐惧,当那长枪刺来的瞬间,巨鸟从枪刃分明听到了尸山血海般的咆哮,只是凭借庞大的身躯才勉强捡回了一条命,虽然只是一招,但是巨鸟已经清楚,自己绝非对手!

    实力,永远都不全看大小。

    对方手中的长枪又缓缓抬了起来,巨鸟很清楚,对方的师将决计不会放过自己,而且逃走亦无可能,如今唯一的出路只在拼命,如果能让对方认识到杀死之后所需付出的巨大代价,或者可以让其稍稍顾虑,继而放任自己离开,可倘若自己未能做到,那下场可想而知。

    巨鸟很清楚,这条路自己未必能走得通,可如今的形势之下,却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他脸色不变,颤栗依旧,但是体内的妖力却在拼命的释放,瞬间便从妖核中涌出,遍布四肢经络、血肉,手中的巨剑终于又慢慢抬了起来,雄壮的身体不断蠕动,一条条肌肉开始溢出淡淡的黑雾。

    只是,伤口淌血的速度也更快了。

    黑雾实质般开始凝聚,一片片的鳞甲上开始发亮,和其他的妖怪不同,他的本命妖术便是将妖力灌注骨骸血肉,让自己更加的强大,以为达到更高、更快、更强的目的,他深信若是等自己妖力发动完毕,纵然师将能够杀死自己,也必受伤!

    他在赌,赌师将放弃拼命,让自己离开!

    武家嫡子,并非不曾见过世面的苦修者,也不是会等着对方备妥,发动攻势的愚者,此战虽是戏耍,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又怎会于其足够的时间?

    这种强大能力发动的标志,武蒼见状,骤然起步,周身上下顿时调动到了极致,身体宛如喷射而出的箭矢,瞬间便冲涌而出,数十丈的距离,在如此恐怖的速度下几乎转眼即至,巨鸟手中的巨剑才刚刚举起,这时只能赫然看到对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突进,然后双手紧握巨剑,不偏不倚,正对着对方的来势劈了下去。

    林中稀疏的光晕下,那旁边炼气士所能见到的,便是师将拉出一道绚丽的轨迹,轰然和巨鸟撞在了一起,巨响之后,一人一妖之间又猛然爆发出一道圈圈涌出的冲击波,荡漾四散。

    巨大的冲击之下,周遭的树木层层伏倒,折断无数。

    被撞得倒飞而出的居然是那身躯庞大的巨鸟。

    在半空中倒飞的巨鸟不断喷出泉水似的鲜血,整个胸膛连同手中的巨剑都已经深深的凹陷弯折,中央部分更是搅得血肉模糊,甚至露出了已经折断的胸骨骨茬,整个胸膛的血肉已经被撕裂绞烂。

    师将脸上也涌上了一阵潮红,踉跄着倒退一步,那穿云长枪上挂着无数的碎肉,虎口略有抖动,但是和仍然倒飞的巨鸟相比,这点小伤根本无足轻重。

    巨剑率先落地,啪然一声,而这个时候巨鸟的庞大身躯才重重的砸在一堆矮树丛中,周身不断飙出鲜血,巨鸟无力的抬了抬肉翼,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嘴里不断涌出的鲜血却让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眼中满是不甘,心中有无穷无尽的仇恨和诅咒,但是喉咙中的血块却让他发不出半点声音,不由自主的咳嗽让他不断从口中喷出血块和脏器碎片,这种伤势之下,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师将的嘴角终于翘了起来,眼中放光,对于这样一只厉害的小妖,便是师将自己也觉得有些得意,他需要将这只巨鸟的头颅斩下,送回家中夸耀。

    长枪杵地,师将从腰间拔出了佩剑,开始朝着巨鸟走去,刚刚走出几步,就忽然回身,碧色的眼中射出极为犀利的光芒,朝着远处的林中阴影中望去。

    炼气士亦在同时陡然回首,但映入眼中的,却是一抹绚丽!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呼吸之间,然后那炼气士的身躯便飞了起来,朝着师将的方向远远的飞了出去,而师将也在几乎同时飞出,踢在了那杵在地上的丈许四象枪上,长枪呼啸着飞起,又骤然静止在师将手中。

    随即,从黑暗中,六丑缓缓的走了出来。

    他手中的手弩已经换成了铁杆兵,似乎没有任何的说辞和废话,扫了一眼落在地上垂死挣扎的炼气士后,六丑勃然而动,身后拖出一道漆黑的残影,瞬间已突破百米,从师将身边掠过,铁杆兵带着蓬勃杀气横扫师将的腰际。

    丈许长枪,远战为王!

    师将的一只手探出,竟然准确,直接的抓在了六丑的铁杆兵上,如此速度之下,他竟然能够赤手抓住,光是此节,实力已彰显六丑之上。

    六丑疾速突进中的身体陡然凝定半空,可以看见他身上每一寸的肌肉都在怒吼,咆哮着嘶吼,发出自己最大的力量!

    吼!

    六丑口中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全身陡然鼓胀三分,不少肌肤表面甚至飙出了一蓬血雾,铁杆兵上传来的力量增强数倍,厚重如山。

    师将发出一声闷哼,束发金箍瞬间迸飞,黑发如同被狂风吹拂般朝后扬起,随即身不由自的朝后倒退飞出,刚刚将铁杆兵脱手,双手衣袖已炸裂粉碎,漫入蝴蝶般飘扬空中。

    后飞数丈,他这才停住身躯,不受控的朝着地面落下,双足落定的瞬间,脚下的土坑从内而外瞬间蓬飞,炸出个深达丈许的坑洞,而站在地穴坑底的师将,身上的甲胃已经偏偏冰裂,哗哗掉落。

    直到此刻,六丑那一击的力量才算尽数倾泄。

    师将的瞳孔,也在这一刻陡然收缩!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