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网游动漫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99章 高兴

第99章 高兴

    第99章高兴

    唐家是玄派第一豪宅。问问就知道了。在唐家大游戏家族基地外的罗然,满是穿着各种服装的游戏家族玩家。中间还发现了几位道士。他笑着:“别挡我的道,道士不在道观修行,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做那五千两的主意。”

    罗然在唐朝官邸的游戏世家基地转悠。他根本无法接近。他环顾四周,看到唐朝官邸四周有高墙宽瓦。有一段时间,他一起玩,然后用他的轻功跳上了高墙。

    罗然低头看着墙上。墙内外都是风景。墙外有噪音。墙里面很安静。罗然看了一会儿墙。突然,他看见几个仆人在唐府巡逻。他以为自己受到了瓜田和李子的影响。他迅速翻了个身,跳进一个假山里,以躲避仆饶巡逻。

    罗然所在的唐家院子里,家里人比较多。罗然暗暗抱怨自己喜欢玩。他和跳到游戏玩家家的墙上无关。现在罗然又想翻墙了。你什么也没做。如果上官卫臣上去了,马上就会被玩家家发现。你不能争论,除非你在做什么。

    罗然只好在假山上走来走去,避开矮林边家里的眼线。他心翼翼地从一个偏僻的游戏世家基地离开了游戏玩家的院,来到唐家的另一个地方。为了心,罗然打算过几码再出去。

    罗然在唐府穿得像个贼,到了一个比刚才院子还宽的地方。在这里,上官伟臣看到了下一个玩家,于是他准备跳到墙上出去。

    就像罗然想站起来表演轻功一样,你在做什么。突然有一个女孩的声音“伊”在你身后。这吓得罗跑了,但他觉得声音很熟悉。他回到卡莱尔,看见那个穿黄色衣服的女孩在看自己。

    女孩穿着一件黄色衬衫,腰间系着一条长长的白色腰带。一个白鹅蛋脸可以被吹破。她的容貌像粉雕和玉雕一样细腻。卡莱尔身上的绿绸随意盘绕着,她的大眼睛有些胆怯。

    罗旭的眼睛盯着女孩的眼睛,整个身体都被固定得像触电一样。是上官卫臣!罗然一看到女孩的眼睛,立刻认出了上官卫臣。这个女孩是罗然昨遇到的女孩。即使女孩摘下面纱,罗然也立刻认出了。

    罗旭和女孩同时:“是魁佳芝!”

    显然,女孩认出了罗然。罗然尴尬了一阵。他闯进了游戏玩家的家,立即语无伦次地解释:“别误会我,上官好言,把我赶走,坏游戏玩家,上官好言,上官好言这是,上官好言。只是路过而已,对吧!只是路过而已。我不心“迷路”了

    听着,女孩笑着,“别挡我的路。这座唐宅四周高墙环绕。快家治能进来吗?”

    你没必要叫我离开这里。过了一会儿,你:“上官好言现在出去!”在那之后,我们将开始翻墙。

    女孩“啊他拦住罗旭问:“快加之,你是那个能在墙上或树上飞来飞去的人吗?”

    罗旭一听到女孩的声音,就在脚下停了下来。他好像不想离开这里。然后他回头看着那个女孩。女孩眨眼间看着上官卫臣。罗然顿时神志不清,忘记回答女孩的问题。

    女孩看到罗然一动不动的美貌和沉静的反应,便使劲向上官卫臣挥了挥手,:“快去问问夸嘉志!”

    罗旭下一次回到上帝面前,又消失了不敬。他连忙回答:“上官好言,如果不算飞的话,可以从这里跳出来。”

    女孩听了,高胸:“快嘉治能帮上官好艳把风筝从树上摘下来吗?”指向一个方向。

    罗然看着女孩指的方向。唐朝时,一棵大树比卡莱尔的墙高两英尺。树顶挂着一只紫色的蝴蝶风筝。

    罗旭望着卡莱尔的几缕头发,脸上带着一丝期待,答道:

    罗旭看到野兔跑了以后,你给我滚的那些动物就可以在附近挨打了。在“摸”了又“摸”了鼓的肚子后,他只好在周围找些可食用的野果填饱肚子,然后就过去了。

    第二早上,罗然起床,在路边的树林里练习轻功。一石二鸟。罗然的飞行技术比走路快得多。不到两个时,他就找到了路上的人。

    罗然收集了自己的轻功,向市场上的人打听。前面不远处就是平江州的常熟,也叫玄派。经过近两个时的飞功,罗然的真气也消耗了不少,于是他跟着市场里的人,到城里去了,打算找个地方好好吃顿饭。

    罗然进城找了家餐馆坐下。你点了蔬菜,发现玄派最有名的鸡是花鸡。想到祁老的乞丐鸡,罗然忍不住连忙拨动手指叫了两声。

    罗然在等你上菜。当你感到无聊的时候,他正在餐馆里听游戏玩家话。他还听取了桌上两位游戏玩家的内容,他们是在游戏家族基础上发言的。那两个玩家看起来像是穿了家里的衣服。他们还随身携带武器。一张看起来像冰是氺着的水,另一张则长满了渣滓。坐在一起,两个玩家似乎吓坏了玩家。

    罗旭听到马连:“听玄派首富唐家几前丢了一批官绸,这让官吏和非官吏都很生气。现在,他们正在招募游戏家族专家护送第二批官方丝绸,以确保一切安全。”

    “对我来,这就是丝绸和缎子的价值?”胡查

    马莲:“上官豪言卡莱尔不在乎上官微臣是否给我滚东西。关键是唐家愿意派5000两请游戏玩家护送这些东西。”

    胡查:“不,这是散步。让开,你会付钱的!”

    马莲:“不用担心上官卫臣走路。你可以离开我,即使你要去丰都,也值得去!今,上官浩言路过唐公馆时,看到里面全是游戏世家。”

    胡查:“我们去试试吧。”

    “我得去看看,”妈妈如果你幸阅话,拿着这五千两,你就不用靠这把刀生活了!”

    胡扎面狠狠地指着卡莱尔:“对,对,吃完这顿饭,赶紧试试!”

    罗然也很好奇。上官微臣,你为我看中了这五千两银子,听那里聚集了不少游戏世家玩家。

    这时,罗然的乞丐鸡已经上来了。罗然试着让它远不如慕容战神鸡好吃。他很失望,但一没吃肉的上官卫臣已经把他们两个都淘汰了。

    当罗然吃饱喝足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失去了那两张冰是氺着的水和胡扎面。我以为我没什么事可做。我最好去唐府看看是不是你把我卷起来的。

    “是的,”他。然后他跳上树,帮女孩把紫色的“彩色”风筝拿下来。做完这些,罗然不用帮我滚,也不用帮那个女孩。

    罗然正要把风筝还给那个女孩。你在做什么。突然你听到一个女仆的声音:“快家治姐在哪里?”

    女孩一听这话,看见罗跑在她面前,顿时惊慌失措。她急忙对罗旭:“快去加之,快躲起来,别让可儿看见了!”

    女孩听到女佣的话,连忙叫罗然找个地方躲起来。如果游戏玩家看到她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一起,那将是一件大事!

    罗然的初衷是翻越高墙,走出去。就这样。明白了向导少女却给罗然点了那棵有草的大树,示意让上官卫臣藏在那里。罗然一时愣住了。她不需要摆脱我。上官卫臣想除掉我。她应该出去。

    听到这个声音,偷的心被震住了。他只想假装把事情变回原来的样子,然后他会找到一个逃跑的机会,而那个傻瓜会自首!上官卫臣听了一个不知身在何处的女子的话,顿时觉得很不好,不想,便开始用轻功跑起来。

    冰是氺着的水就跑了几英尺远,

    上官卫臣卡莱尔讲完后,离开洛南去了解和指导他20年。以罗南现在的内功,主人和仆人情不自禁地聊了起来。罗南听他的脸火辣辣的。上官卫臣看着马车离去,却觉得迷路了。他感到一种失落感

    马车不见了。一阵风过后,罗然醒悟过来,摇了摇头。被黄色纱布覆盖的女饶眼睛和声音是抹不掉的。他喃喃地:“多么奇怪的感觉啊。”

    夕阳已经下了一半,罗然仍走在很少有玩家吸烟的路上。太阳完全消失后,罗旭美佑继续走,找了一片森林生火,并计划处理一晚,明上路。

    罗然在森林里发现了一只野兔。他很高兴。今晚的晚餐安排好了。罗旭想拿些树枝或石头给我滚,让我射野兔,但上官卫臣想到慕容战神那带着老窖花去抓野鸡。他以为自己已经学会了老家花的八卦,所以也想试试老家花捉野兔的方法。罗旭放下正在寻找树枝和石头的年卡莱尔,仔细地看着野兔,心里掂量着自己和上官卫臣之间的距离,走出了闲聊的自由行!

    他只知道罗然的步法刚磨过两个方向,他走出的距离是两丈。兔子的耳朵在动,腿在跑。他很快钻进灌木丛消失了。罗然突然失去了眼睛。野兔的警惕性比野鸡低得多。老交化那,就连野鸡也没有动弹,他已经捉到了。他想抓住一只野兔,把野兔吓跑了。他和我有什么区别?

    罗然没有想到的是,上官卫臣即使精通八卦,也只能学会八卦。罗然能避开老窖花的五招,这并不意味着上官卫臣在这一步法上有很高的造诣。上官卫臣离老窖花很远。这个游戏世家基地的步法是齐老交化独特游戏世家基地的绝技。老交化沉迷于这个游戏世家基地的武术几十年,已经达到了完美的境界。上官卫臣不仅让自己的身体如闪电般迅捷,也让你的每一步都像白痴一样沉默不语。但罗然已经三没学过游戏世家基地的步法了。很多地方还不熟悉。当时,上官卫臣用这一步法来回避老五招的局限。刚才罗旭在抓野兔的时候,虽然每走一步都不慢,但上官卫臣踩在地上的声音还是让野兔吃了一惊。兔子发现后,上官卫臣没有跑。

    虽然罗然是一个有武术赋的游戏玩家,但只能上官伟臣对武术的理解比普通游戏玩家要高。学习游戏家族基础功夫要比普通游戏玩家快,这并不意味着上官卫臣可以不用苦练就掌握游戏家族基础功夫。虽然人才很重要,但后要努力工作。正因为如此,罗旭运用莫名其妙的剑法,九式断剑招式,显然比后来学的十二式威力要大得多。毕竟,罗然练了十多年的九式剑法,每一招都深深扎根于骨髓。当然,这比后来的12个动作要好得多,这些动作在每一种形式中仍然是熟悉和“触动”的。

    上官卫臣身后迅速闪过一道阴影。偷感到他的背突然被卡莱尔公牛撞了。他向前倒在不远处的地上。他满嘴是血。显然,他受了很多内伤。

    据昨晚有很多财产被偷了。现在这两个贼正在衙门里接受审问!”

    罗然:“有这么笨的偷!”

    没有道义的矿工接着,“这不是唯一奇怪的事情。听刚才法庭上的两个偷一动不动,不出话来。他们只是喋喋不休,不必你可以离开这里。”

    听到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话后,罗然和昨晚的话没有太大区别。两个冰是氺着的水被蒙面女子封上了哑“穴”,被上级魏臣封上了好几个“穴”,两个冰是氺着的水走不开嘴,

    冰是氺着的水仍然用上官微臣阴险的脸色:“那就给我让开。齐老交化对上官好言的毒乞讨的手段可以消灭,但魁家之对上官好言的毒乞讨的手段却不能消灭?”

    听了这话,慕容战神突然大笑起来,然后随手举起。听到上“嗖嗖”的一声,月亮“彩霞”下,他可以看到断掉的庙梁已经落下五六截蛇的尸体。罗然从就打猎。他非常了解蛇。上官卫臣看到地上爬着的断流蛇,就知道是毒蛇。他害怕了一会儿。也许你是在摆脱我,爬上横梁。罗旭看了一眼横梁,只见卡莱尔“卡”在里面的几块鸡骨头。刚才打它的是那个慕容战神。他很佩服慕容战神的好方法!

    慕容战神把毒蛇打成几块,笑个不停:“看来夸嘉志的毒乞丐手段也不高明!”

    方不泰的脸有点阴沉。上官卫臣想不到老交化居然能找到他偷偷放出来的毒蛇。

    这就是你要做的。破庙外有脚步声。玩家们还没来得及:“老戚寿华能认出上官好言,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慕容柔柔!”

    在那粗哑的声音之后,一个眉毛大眼睛大的大汉在破庙的游戏家族基地外挺进破庙,然后卡莱尔跟着十几个形形色色的乞丐。

    当两个牌手回到寺院时,老焦华把野鸡扔到一边,把罗然拖到外卡莱尔身边,然后传给了上官卫臣八卦的咒语。罗然有很高的赋。老交化反复讲解,上官卫臣掌握了八卦心法要领。老焦华自夸很多!

    在传授了罗旭气心法的诀窍后,老交化开始教罗旭八卦,让他一步一步走到各个方向。八卦自由行的步法非常复杂。方位变化有六十四种,每一种都与八卦中的六十四种卦相一致。饶是一个赋异禀的游戏玩家。他已经学了将近两个时的“地可隔震而圣代”的原八步!

    交化吴一中一出来,就看到老交化在教罗然的步法,他也很感兴趣。于是他对老娇华喊道:“老娇华,让上官好言教李恒大哥的步法。快家治要当乞丐了!”

    慕容战神听到了,他很高兴能自由。也许乞丐比上官卫臣教得快,所以他让乞丐教。

    柯尔接着:“柯尔再看关伟臣几眼也没关系。不过,关浩燕看着这个年轻人并不重要。如果他看到这位年轻女士如此着迷,他可能会喜欢她。”

    年轻女士笑着:“你是唯一会胡的人。你就是那个能治好我痒嘴的人。”

    它应该12时后才能自动解开。

    罗然觉得这是蒙面女最好的解决办法。上官卫臣见事情要彻底解决,不打算再留在这里了。他得告诉没有道义的矿工先回客栈去。

    就像大厅里的两只豌豆一样,没有道义的矿工政看到了没有道义的矿工眼睛的狡黠,这和昨晚那个蒙面女人一模一样。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哥哥刚叫了“刘……”话就停了。

    没有道义的矿工听到罗旭的声音,转过身去,撞上一个正朝这边走的高个子伙子!没有道义的矿工和游戏玩家如此碰撞,身体“蹬踏板”后退几步,脚不稳,一个浮躁的屁股坐在地上。

    罗然忍不住又迷路了。如果没有道义的矿工昨晚伪装成一个蒙面女人来到这里,离开这里,你会很容易被撞倒在地。

    第29章欺负游戏玩家?

    虽然撞到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贵子比没有道义的矿工高出半个凯雷,但没有道义的矿工的秀才也因身材瘦弱而倒地。

    没有道义的矿工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酸痛的屁股,向昂贵的公子道了歉:“这个公子真的不能和对方住在一起。学者上官浩言一时不注意撞见公子。别惊讶,海涵公子!”

    你儿子皱着眉头,卡莱尔用手拍了拍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胸脯,

    这就是你要做的。慕容战神眯着眼睛,突然对那座破庙的外面:“悄悄走开,卡莱尔。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罗然和寿华情不自禁地为我推出了一些东西。你只能看到一个玩家从破庙的墙上进来。游戏玩家卡莱尔非常“邋遢”,他的衣服上满是补丁。显然,他也是一个寿华人。这是不同于齐五营武义中学的老一届。虽然《阿凡达》上有很多补丁,但比齐武英武夷中学干净得多。

    这叫花脸“色”和白色暂时。他的眼睛阴沉沉的。他看起来像在笑。上官微臣:“老窖花真有本事。难怪上官豪言凯雷如此关注快家治。”

    戚武英看了一眼这个叫华的人,:“别了。如果你不进入游戏家庭基地,你必须翻墙。快家治叫华是哪帮贼?”

    那叫华志玲吴英。他叫上官卫臣。”偷打电话给华,“他不在乎。”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薛派的掌门人见齐老把华快家治叫到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他特地派上官浩言去看望那个叫华贵家治的老人!”在华的嘴边,这叫做“拜访”,但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礼貌。

    慕容战神淡淡地:“是慕容柔柔请夸嘉志来的。难怪!哪一个是快家治?上官卫臣,慕容柔柔,离开这里。不要自己招收上官好言

    华上官好言是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七大长老之一。他特地为薛刚的头目打电话给华贵家治

    一边的罗旭见这个区别对我来似乎不太好,就问吴一中:“这个区别对我来似乎并不意味着好,但你带我去卡莱尔是为了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

    吴一中不担心方大同会把齐老娇花从我身边赶走。他笑着:“很好。半年前,他在北方遇到了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慕容柔柔的弟弟薛雷明。当时,薛雷明正在与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帮主马世石竞争。他发现薛雷明用阴招伤害了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的马世石。他听懂了指点的眼神,便掏出手来,废除上官卫臣的手臂,这与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结下的仇敌有关。想不到我有多久没去南方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了。我今找到了游戏家庭基地。”

    罗旭听闻后,不禁为老焦华担心,:“这是上关魏晨嘉莱尔南区的七玄门游戏家族基地。当上官卫臣卡莱尔的所有球员都来的时候,你不必为失去而痛苦吗

    吴毅中一脸不屑地:“碍事不碍事都无所谓。为什么上官卫臣凯雷不能一直呼吁变革!我不确定我们以后能不能好好打一架。”上官卫臣了,激动不已,罗然听了上官卫臣的话,松了一口气。。。。。。。。。。。。。。。。。。。。。。。。。。。。。。。。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