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武侠修真 > 神国之上 > 第两百三十九章:洞房花烛夜,长风搅雪来

第两百三十九章:洞房花烛夜,长风搅雪来

    皇城落木苍黄。

    大红的布子从街角扯到了街尾,一只只红色的火雀纸鸢在秋风中乘风而起,飞向天际。各大店家中,红色的灯笼连夜编织,绘图精美而喜庆,等到夜深之后,便是万千明灯齐齐升空的场景了。

    陆嫁嫁站在皇宫的顶上向着远处望去,不由地回想起当初一剑照彻半城秋雨的场景。

    当时血羽君在城头聒噪,老狐在城底露出窥视的眼。

    一切都还像昨天一样啊……

    这是赵襄儿婚宴的前夕,艳阳高照。天空中的云像是绵长的鱼,秋雁的影子在云中渺远。放眼望去,此间的繁华还是新铸的,它们垒在了高高的城墙里,而城墙上的旗帜笔直地立着,赵字与火雀一同迎风飞舞。

    心爱的人要娶别人了,她总觉得自己该生气一番,哪怕是佯装的。但此刻她眺望城楼,却只觉得自己会永远记得这样的美。

    秋风最后一遍抚摸过皇城。

    日历吹过今日,冬至就要来了。

    这注定是浓墨重彩的一页。

    锣鼓声在远处响了起来,宁长久与赵襄儿此刻应是躲在某处聊着些什么,一想到那不可一世的骄傲丫头也有焦虑担忧的时候,她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是不会随秋凋零的花。

    她是这样想的。

    ……

    ……

    “还记得么?酆都的时候,白夫人建成了神国,我们在九羽的背上,一起对着对方拜过。”宁长久道。

    赵襄儿揉了揉脑袋,微微痛苦道:“记不清了……最近的记性总是很差。”

    宁长久与她坐在案台两边对视着,中间隔着一个燃香的铜炉。

    宁长久想起了某种民间的说法,笑了起来。

    赵襄儿觉得他在嘲笑自己,生气道:“笑什么笑?”

    宁长久看着这炉香,移开话题,道:“这就是比我还贵的香?”

    这是他们先前渔舟上的对话。

    赵襄儿道:“你怎么什么话都记啊。”

    宁长久道:“这不是圣旨么?”

    “你被除籍了……”

    “不是要入赘回来了吗?”

    “你……”

    “……”

    赵襄儿双手托腮,撑着脸,一想到今天要穿上红嫁衣,在众目睽睽之下,像个小娘子一样羞羞答答地和他拜天地,嫁出去,她就觉得无地自容,仿佛过去营造的威严形象在今日要尽数崩塌了一样。

    “姓宁的!”赵襄儿道。

    “嗯?”

    “我想逃婚……”赵襄儿趴在桌上,看着那袅袅升起,自由散去的烟,很是羡慕。

    宁长久道:“逃就逃吧,反正冥冥之中有你娘亲拦着。”

    赵襄儿微怔,然后觉得更悲哀了。

    “你不是有那个时间的权柄么?”赵襄儿又突发奇想。

    “怎么了?”

    “等拜堂的时候,你把那一段时间弄快点……”

    “……”

    这是她嫁人前的焦虑,许多女子在这一天多多少少都会如此,她明明不凡,却还是无法免俗,这让她更焦虑了。

    太阳渐渐升起,时间推移。

    皇宫已然布置了起来。

    她是赵国前所未有的女帝,所以这也是赵国前所未有的婚礼。

    朝中的臣子连连夸赞殿下今日才公布此事,定是害怕铺张浪费。而宋侧和那一众贴身女官知道得更多——他们知道殿下今日要走了。

    明日的赵国能否欣欣向荣依旧是一个谜。

    如今国库十分充足,所以哪怕是遇到了一个勤俭持家的女皇帝,铺张排场依旧是很吓人的。

    只是这皇帝似乎太勤俭了些。他们在布置婚场的时候,赵襄儿的女官时刻传信,说什么把红毯减去一半……再减一半之类的,他们赞叹着陛下廉政爱民,却不知道她真的只是想少走些路。

    “等以后我走了,你要好好对陆嫁嫁啊。”赵襄儿忽然说:“要是你敢欺负她,下次见面我就揍死你……”

    宁长久看着这个快被婚宴逼疯的少女,试探性问道:“殿下这是在……欲擒故纵?”

    赵襄儿看着他说兵法名词的样子,恨不得召来十万铁骑从这张可恶的脸上碾过去……

    宁长久笑着起身,为她梳头发,挑发饰,拿一面铜镜放在面前给她做鬼脸逗她开心。

    赵襄儿知道他很体贴卖力了,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隐隐约约之间,她有一种古怪的、不明原由的不好预感。

    “对了。”赵襄儿用手捂住了铜镜,不看到他。

    “怎么了?”

    “到时候嫁衣里面,我想再穿一身杀手服……”

    “啊?”

    “嗯,要不然我没有安全感。”

    “我就是你的杀手服。”

    “……”

    赵襄儿松开了铜镜,面无表情地看着宁长久对着自己张开的手。

    ……

    下午,皇宫最高的地方,陆嫁嫁与这对即将新婚的夫妻一起眺望着太阳慢慢细移。

    赵襄儿依偎在陆嫁嫁的肩膀上,神色恬静,仿佛她们才是即将出嫁的新人。

    “嫁嫁姐,你看,你名字里有两个嫁,是不是暗示着我们两个要一起嫁啊……”赵襄儿今天的脑子尤为清奇。

    陆嫁嫁有些悲悯地看着这个渐渐变傻的丫头,道:“我是剑宗宗主,你是赵国女帝,我们若一起嫁了,我怕你那些子民和我的弟子们接受不了。这怕是能给天下议论几十年。”

    赵襄儿坦然道:“没关系啊,反正我今天就走了,以后丢人也是你一个人丢。”

    嗯……看来没变傻……

    陆嫁嫁把她从自己的肩膀上推开了。

    赵襄儿便靠在宁长久的肩膀上。

    陆嫁嫁盯着这幕看了一会儿,怎么都觉得不顺眼,又把少女拽了过来。

    时间终于渐渐来到了晚上。

    赵襄儿看着天边的夕阳,伸出了手,指着那些被晚霞染红的云,慢悠悠道:“那个像鸟。”

    “那个像龙。”

    “那个……像珊瑚鱼。”

    “那个像一座山。”

    “那个像咬了半口然后流出了芝麻陷的陈记汤圆。”

    “那个……”

    赵襄儿慢慢地收回了手。

    天边的云褪去了霞光。

    夜色终于到来了。

    皇城已经炸开了锅,他们闹哄哄地寻找着陛下的踪迹,却不知道陛下大人正在看着黯淡的天空发呆,苦恼着为什么没有云数了。

    陆嫁嫁给宁长久使了个眼色。宁长久回了一个“你确定?”的眼色。陆嫁嫁漫不经心地颔首,然后别过了头。

    宁长久看着赵襄儿的侧脸,凑近了些,大胆地吻了上去。

    “啊!”

    赵襄儿像是一个松开手的不倒翁,一下子坐正了,抬头挺胸,有些吃惊。

    宁长久在她唇瓣上又亲了一下。

    赵襄儿惊慌地回头,触了触自己的唇,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雪衣身影,揉着发烫的脸,一下子清醒了。

    “你……你干什么啊……她……”赵襄儿有些失措。

    宁长久微笑着帮她

    挽了一绺发。

    “要成亲了。”他说。

    “是啊,还等什么?他们都在找你呢。”陆嫁嫁也起身,看着闹哄哄的皇城,微笑着说道。

    “嗯!”少女的瞳孔中恢复了明亮的神采。

    ……

    ……

    赵襄儿披上了火红的嫁衣,她带着珠玉坠饰的盖头,踩上了那红色羽绒的地毯。

    她走得很慢,竟有些矜持和拘谨。

    她甚至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被宫女们打扮收拾的,总之最后盖棺定论般往头上披了个红盖头就来了。现在她和宁长久牵着一个红色大牡丹花的绸带,缓缓地向着前方走去。

    周围热闹极了。

    她可以一眼不眨地杀死一个凶神恶煞的大妖怪,但在这种问题上,却始终很难坦然面对。

    嫁人这个词,过去是不出现在她生命的,哪怕前几日,她依旧是以“愿赌服输”的想法代替的。

    绣鞋踩过红毯,每一步都那么轻柔缓慢。

    某一刻,她的手被握住了。

    那是宁长久的手,有些温热。

    她稍稍安心了一些。

    此刻她若掀开盖头向后望去,便可以看到成百上千的花灯在秋风中徐徐飞上天际的场景了。

    她们一个接着一个,像一条长龙,像一只飞雁。

    整座城好像都随着花灯飞了起来。

    陆嫁嫁目送着这对新人走入大殿之中,始终没有想明白自己扮演的到底是什么角色。唉,似乎还不如在白城喝酒……她忽然觉得温柔善良也没什么好的,不如做一个坏女人来得自在。

    如果自己是个坏女人,想来今天的婚宴是热闹无比的。

    宁长久与赵襄儿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过了长长的红毯,一起走入了尽头的大殿之中。

    大殿之中水声涟涟,灯火通明,墙壁上的纸画被映得辉煌。这里没有太华丽的装饰,若非墙壁上贴着的大大囍字,这里看上去甚至还显得幽静。

    水晶灯柱上,嫁衣的红影划过。

    “别怕。”宁长久握着她的手,轻声说。

    “谁怕了?”赵襄儿握得更紧了些。

    话虽如此,但她现在恨不得来个老妖怪攻城,把这场婚宴打断了,然后自己就可以撕掉嫁衣,带剑出城,杀得天昏地暗……只可惜如今太过国泰民安了,每年被招安了小魔头都记了好几本册子了。

    宁长久道:“我们是明媒正娶。”

    赵襄儿道:“我看你才做贼心虚!”

    两人在神圣地殿堂上,聚音成线,聊了起来。

    “你的手拿剑的时候都不抖,现在怕什么?”

    “明明是你在抖。”

    “你骗人……”

    “骗人的是小狗。”

    “……”

    宁长久牵着她的手,在大殿的尽头停下了脚步。前方本该是坐着双方的父母的,但此刻空无一人。

    女官已开始说起祝词。

    赵襄儿听得有些烦躁。

    她甚至开始怀疑起自己。

    身后烟花炸开的声音已经响起,皇城的上空应是璀璨而美丽的,她展开神识就能看到,但她什么也没有做,只是静静地立着。

    忽然之间,似是身体里的神性涌出,她竟觉得一切都是那么地虚无……这是朱雀要来临的征兆么……

    她出神地想着,全然不知道女官说了些什么。

    “寄白头之约。”宁长久忽然开口。

    “嗯?”赵襄儿微怔。

    宁长久又重复了一遍:“寄白头之约。”

    赵襄儿深吸了口气,平静道:“指鸳侣之盟。”

    她的思绪被拉了回来,神性渐渐退居体内。

    “殿下长久。”

    “嗯?”词好像不太对,赵襄儿却继续道:“共缔姻缘。”

    这是他们婚书上的词,他们嘴上天天喊着退婚,实际上是记得滚瓜烂熟的。

    “指海誓山盟为信。”宁长久道。

    “共神雀玉蟾为涯。”

    这婚书之时好似清心的咒语,赵襄儿一点不觉得烦躁了,反而回忆起了过往的诸多美好,红盖头下的唇角浅浅勾起。

    “赤绳早系,佳烛相剪。”宁长久话语温和。

    “黑发白首,大道与侣。”赵襄儿话语渐渐坚定。

    “愿珠联璧合。”宁长久忽然开口,吓了女官一跳。

    赵襄儿也缓缓开口:“永结同心……”

    说完之后,他们牵着手,轻轻跪倒在地。

    第一拜为天地。

    他们轻轻叩倒。

    珠联璧合,永结同心……什么啊……女官缓缓回神,松了一口气,看着地上跪拜的佳人,朗声道:“二拜高堂。”

    两人谁都没有动。

    女官又是一惊,但转念一想,只以为是台上没有高堂的缘故。

    实际上他们只是在想,对于他们而言,高堂和天地是一种存在,第一拜的时候已经拜过了的,没必要再来一遍。

    幸亏这位女官服侍赵襄儿已久,也没有太过慌张,等了一会儿之后,她平静道:“夫妻对拜。”

    宁长久与赵襄儿转过身,轻轻叩倒。

    “愿珠联璧合。”

    “永结同心……”

    他们的手握在了一起。

    这一刻,皇城之外喧沸了起来,所有的花灯在此刻升上的夜空,如梦如幻。长龙般的车马也载着烟花驰骋过皇宫的广场,一束束烟花呼啸着冲上天空,它们撕开夜色,如一枚枚种子,贪婪着汲取黑夜的一切,然后于某一瞬换取刹那芳华。

    烟火如昼。

    这是不夜的城。

    也是皇城最盛大的夜。

    许多年后,这一天都会被津津乐道。

    没有人可以想象女帝陛下嫁人或者洞房的样子,但这一天,这一幕真实的发生了,哪怕是最古板的大臣,也兴致勃勃地与人以歌功颂德般的口吻交谈着。

    这是醉人的酒,也是狂热的潮。

    浪潮的尖尖上捧起了他们。

    赵襄儿终究是少女,她的心绪也在此刻漾开了,忽然间,她轻轻挑起了自己的红盖头的一角。

    秀美的脸颊轮廓衬着嫁衣的红与火。

    她抬头看向了宁长久,巧笑嫣然:“不如,我们今晚试着违抗一下命运?”

    这句话是夜空下最绚烂的焰火。

    宁长久也被点燃了。他看着她婉转的眼眸,俯下身子抄起了她的腿弯,将少女一把抱了起来。

    赵襄儿一点没有挣扎。

    就像是那天的大雨一样。他们狂奔着,冲入了寝宫之中。

    但这一次却是那样的温和。

    今夜他们是被满城祝福的新人。

    ……

    “你说……我以后会后悔吗?”

    “襄儿这般叛逆,我也很替你担心呀。”

    “你看,满天都是烟花,我们也是,反正都要绽放,不如绽放得最美……我也很好奇,娘亲的话语是不是每一句都能应验啊。”

    “但……”

    “你想抗旨?”

    “夫君遵旨……”

    他们在烟火下说着话,笑了起来。

    没有知道以后他们会不会后悔。

    此刻,宁长久就这样抱着她。

    他们温和地走入了那片良夜里。

    ……

    ……

    皇城的浮华似一场梦。

    梦境之外,一柄风雪凝成大剑悬停于空。

    雪剑上的少女望着夜空,神色悠悠。

    “嫁人?”雪鸢再三确认眼前的场景,她的眼眸中闪过了不可置信之色。

    娘亲的女儿怎么能嫁人?

    师雨虽然败于我手,却也可敬。你这下嫁人间又算是什么?

    雪鸢日夜兼程,耗费了将近一个月才至此,她看到这个喜庆的城池,甚至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

    “火凤凰……你可太让我失望了!”

    雪鸢轻轻叹息。

    她的足下,那柄冰雪之刃发硎一般,边缘处的雪被吹净,露出了锋芒毕露的刀刃。

    南州不比中土。

    此处,紫庭巅峰已然是近乎无敌天下的存在了。

    她可以比在雷国之中更放肆。

    哪怕打穿城国也在所不惜。

    雪剑向着赵国璀璨的皇城推了过去。

    “等等!”

    虚空开裂,那只白猫存虚空中跃至她的肩头,拦住了她。

    “怎么了?”雪鸢的声音带着尊敬。

    白猫幽蓝的目光盯着这座城池,寒声道:“这座城池有鬼。”

    雪鸢微微皱眉:“鬼?斩了便是。”

    白猫道:“若你踏足,哪怕是我也未必能救你。”

    雪鸢没有冲动,她无条件相信这只白猫的话语:“明白了。”

    这个投身入男欢女爱的丫头能有什么手段,顶多是娘亲多青睐她一些罢了。

    雪鸢这样想着,对着黑夜伸出了食指。

    ……

    皇城中,陆嫁嫁剑心陡然警鸣。

    她抬起头,眼睛瞬间眯起。

    烟火之中突兀地坠下了一片雪。

    那片雪在火光中舒展着剔透的身躯,六边形的晶莹之色里,斑斓翻滚,它轻飘飘地坠了下来,似误入人间。

    寒冷接踵而至。

    月光下,似有雾气弥漫了开来,占据了整片皇城。

    她望向了皇城外的某个方向。

    巨大的雪剑之上,雪鸢盘膝而坐,等待着火凤凰发觉,然后在她本该洞房花烛的夜晚,将她杀死。

    她气定神闲地等待着。因为她知道,自己不主动进城的话,火凤凰的察觉还需要时间。

    但仅仅一个呼吸后,雪鸢的瞳孔骤缩。

    天空之中,所有的冰云凝成的大雪在初初落下之际,便被一股墙立而起的剑气尽数收拢着倒卷。

    那是她所创造的风雪,如今尽数化作了他人的利剑。

    所有的寒意也化作了纯粹的剑意。

    那一剑划破烟花升腾的长空,刺破清冷漆黑的夜晚。迎面而来。

    雪鸢从未见过如此纯粹的剑意。

    她心中燃起了战火。

    少女伸出了手,雪剑暴涨,如巨舸横江。

    哗!

    两者的相撞发生在刹那之间。

    风雪密集地炸开,将她们的身影瞬间吞没。

    雪鸢的耳畔响起了一声剑鸣。

    剑鸣声之中隐隐还有鸟鸣……那种鸟鸣竟让肩头的雪鸢畏惧。

    这头雪鸢可是北国的神雀,在如今所有的神雀里,它甚至可与雷鸟、火凤并列。除了朱雀,它还需对谁俯首?

    雪鸢无法明白。

    下一刻,让她更不明白的事情的发生。

    双方剑意相撞之后,巨大的冲击力是向自己这方推来的。

    她所有的剑气竟被对方同化,纷纷化作难挡的利刃,反而向着自己倒卷而回。

    一刹那的交锋之后,雪鸢的身影竟被逼得连退数十丈。

    她的足下,那柄名为寒雀的剑炸开,化作了真正的神鸟,如盾牌般挡在身前,才终于化解了对方后续的剑招。

    雪鸢悬立空中,伸手拂散了迷眼的雪花。

    她眯起眼眸,看着皇城上空同样悬立的少女。

    第一眼望去时,她觉得对方的身影与一个月前那个可以操控时间的神秘女子很是相似,心神不由一凝。

    眼前的女子墨发白袍,姿影绝丽,凝于夜空中的影好似一柄伫立的剑。

    “你不是火凤……”雪鸢判断着她的身份:“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嫁嫁同样看着她。

    她的剑灵同体如今已经锤锻到近乎恐怖的地步。

    这和她与宁长久的打闹不同,这是她真正意义上剑体大成后的第一次出剑。

    对方的剑被她瞬间同化为自己的剑。

    对方的剑气同样如此。

    敌人的刀刃皆是自己的匕首。

    这一战怎么打?

    雪鸢感受着她身上精纯万分的剑意,眸光闪动。

    这女人的实力绝对不输师雨……

    “你又是谁?”陆嫁嫁冷漠发问。

    雪鸢道:“我来寻火凤,你是她什么人?”

    “火凤?”陆嫁嫁微怔,问道:“赵襄儿?”

    雪鸢道:“原来她叫赵襄儿……”

    “她与你是什么关系?”雪鸢又问道。

    陆嫁嫁没好气道:“情敌。”

    雪鸢神色微微缓和:“看来我们是朋友。”

    陆嫁嫁问:“你是来杀她的?”

    雪鸢颔首道:“是。”

    陆嫁嫁静静地看着她。

    下一刻,夜云、城楼、烟火,所有的一切都被覆上了淡淡的剑意。

    但雪鸢短暂的分神时,一道参差交错的剑域已然立下,如夜空中绽放的晶莹莲花。

    陆嫁嫁一手负后,一手虚握。

    她的手中明明没有剑,却似持着一柄绝世的名剑。

    雪鸢确信她只有紫庭境,所以对于她所施展的力量更觉匪夷所思。

    又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紫庭巅峰?

    她在与师雨战时,在最后时刻来临之前,她们实则是势均力敌的。杀死她,靠的主要是神明的眷顾……

    如今,雪鸢更坚定了自己的念头。

    她要在回归神国之前将那个名为赵襄儿的女人杀死!

    眼前这个女人虽然强大,但紫庭终究只是紫庭。

    “你先不要出手,让我好好会会她。”雪鸢以心念对着隐藏于虚空中的白猫说道。

    她要以这个女人为磨刀石!

    少女脱下了自己的貂皮裘衣,随手扔去。

    她的身上,只剩下一件冰蚕丝质的裙。

    裙袂之下有荧光亮起。

    那是雪鸢神雀的纹身。

    ……

    ……

    (感谢盟主大大雪晶凌打赏的又一个盟主!!!万分感谢一直以来的大力支持!)

    (感谢风晕物打赏的堂主!只鱼不知鱼打赏的舵主!禅心通明打赏的大侠!恭喜风晕物大大累积打赏一个盟主!!第十七位盟主也诞生啦!)

    (谢谢大家的厚爱呀~)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