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幕后调教大佬 > 第九十六章 推演

第九十六章 推演

    割鹿城别院中。

    黄铜质地的火盆里面焚烧着香料,桐乐跪在神像的面前,闭目祈祷,她有些担心姬辛,小一辈中的计划藏得很严实,桐乐并不清楚,她只不过是担心姬辛会受伤。

    她还记得十年前。

    姬辛失足坠马,那时候他的眼睛就紧紧地闭着,不再笑,也不再说话。

    小小的身子有些发冷,像是被雨水打湿的落叶一样。

    “天神……”桐乐闭着眼睛低语着,声音虔诚。

    “请您庇佑殿下,他是很好的孩子,这样好的孩子不应该过的那么苦,不要再让他受到伤害了啊。”

    “若是殿下有哪里冒犯了神明,就请您将惩罚都落在我的身上。”

    “我愿意替殿下承担这些。”

    她轻声呢喃,然后按照古朴的祈祷方式,将自己对于神灵的祈求用朱砂写在了纸上,火盆里的香料烧完了最后一些,她把香料的灰烬和这一张供奉过的祈纸一起收拾起来,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

    然后用一把小锁把这个盒子锁起来。

    对于神灵的祈求只能让神灵知道,否则就不会再灵验,也不能够烧掉,这对于双方而言也是结成祈求约定的证明,传说中如果不愿承担代价,最后神灵会斩杀违信者,用违信者的鲜血涂抹在这张纸上。

    完成了祈祷,桐乐仍旧闭着眼睛,默默地在心中祈福。

    直到噔噔瞪的脚步声音把宁静的氛围打碎了,有人急匆匆地冲入了别院里面,左右看了看,没能找到桐乐,干脆放开了嗓子,高声喊道:

    “桐主管……”

    “桐主管!”

    桐乐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别院中的大管事还有许多人都在,别院的大管事车明诚脸上笑出了一条一条皱纹,见到她以后长长一礼,高声道:

    “大喜事,大喜事啊,桐管事!”

    “殿下他博得了此次春猎的头筹,传讯的人已经到了城里面,在下得了这消息以后,立刻就过来告诉您,是确确实实的大喜事啊!”

    “头筹?”

    桐乐看向车明诚,道:“那殿下有没有受伤?”

    车明诚笑容迟疑了下,道:“这……这个在下着实不知。”

    “不过想来应该是无碍的。”

    “想来?”

    外面又传来了一阵高声呐喊,又响起骚乱,说是殿下回来了,桐乐顾不得礼数,只道了一句失陪,伸手提起了因为繁复端庄而有些不便行动的青色裙衣,匆匆朝着外面跑去。

    等他跑过前院的亭台时候,恰好看到姬辛牵着白马过来,姬辛的身后是仍旧微弯着了腰身,以使自己的视线低于姬辛肩膀位置的余高,桐乐远远的,就一眼看到了姬辛,见到没有什么大碍,稍微松了口气,大步走过来。

    “殿下!”

    姬辛抬头,眼底露出欣喜的神色,然后突然一变,下意识地把右手藏到了身后,桐乐眼尖,这个动作被她一下就看到,她快步走过来,伸出手抓过来姬辛的右手,看到姬辛因为最后连环强射而弄伤的手指,看到掌心的鲜血,眼底露出心疼的神色。

    “痛吗,殿下?”

    “只是小伤,桐姨,不要紧。”

    “都已经见血了,哪里是小伤?”桐乐的声音似乎有些动气了,转头让旁边的侍女快些去取来伤药,姬辛方才在炽焰卫营寨中,心潮澎湃,没有在意这点小伤,也就没有包扎处理,此刻才觉得确实是今日最最失策的事情了。

    他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任由桐乐给自己包扎伤口。

    低下头的时候,他看着女子眼角细细的几条皱纹,姬辛轻声道:

    “桐姨,我赢了。”

    “嗯。”

    桐乐低着头,嗯了一声,给姬辛细心上好了药,才抬起头,这个时候她发现,那个小孩子已经长得比她都高了,她必须要抬起头才能看到他,稍微踮起脚,她伸出手,在姬辛的头发上轻轻揉了揉,道:

    “很努力了啊,殿下。”

    姬辛脸上不自觉露出笑容。

    余高一直都在后面安静候着,等到桐乐给姬辛包扎了伤口,说完话,才轻咳了一句,看着眼前不负年少模样的女子,略有些感慨,双手插在袖口里,微微行礼,叹道:

    “许久未曾见过了啊,桐凤仪。”

    桐乐转眸看了看余高。

    她似乎是才注意到了姬辛背后的余高一样,还了一礼,平静道:

    “桐乐早已经不是帝国的凤仪女官。”

    “此刻只是负责殿下别院事宜的总管而已,余大监不用这样。”

    余高笑了笑,道:

    “殿下此次春猎中武勇之名众人传唱,不日就将回到王都。”

    “到时候,桐凤仪自然又是桐凤仪了。”

    他又看向姬辛,道:“方才殿下射鼎时候,周身气脉窍穴齐震,奴斗胆揣测,殿下当是已修行到了周身经脉齐开的境界吧?殿下且先温养经脉,等到接殿下的车仪来了割鹿城,会带着殿下前往王城,到时候直接去王宫选择开周天窍穴的功法。”

    “这一层次境界虽然不高,却是初步接触法相的时候,要凝星化蕴,纳入窍穴,于修行上最为关键不过,王宫中虽然不如帝都的收藏,但是也有神兽十一,异兽七十三种神韵图谱,殿下是皇室血脉,天乾王族,理应选择神兽图谱。”

    “这些图谱各有不同神异之处,奴会给殿下略作讲解。”

    “殿下可在这段时间仔细想想,打算观想何种神兽的法相,以便到时候能够做出决断。”

    姬辛点了点头,道:“多谢余卿。”

    顿了顿,他道:“卿也不必自称为奴,辛,不很习惯。”

    余高躬身笑道:“那,臣便遵殿下令。”

    “这段时间,臣亦会陪在殿下身边。”

    “承蒙殿下不弃,若是殿下于武道上有什么不解之处的话,也可以与臣商讨谈论。”

    姬辛点了点头,想到了之后的功法选择,心中想到。

    十一种神兽图谱,先问一下仙长再做决定吧。

    ………………

    西芦城·人间司。

    赵离砰的一声直接倒在了床铺上,身躯僵硬,心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这一把玩大了……

    不。

    是玩脱了。

    唯独他能够感应到的白色空间中,此刻已经彻底沸腾,那些白色的云气几乎化作了嘶吼着的龙虎形状,不断盘旋和嘶吼着,无匹精纯的元气,近乎于源源不断,朝着赵离的身体中涌来。

    第三重的天权真气,开辟了五条气脉。

    而这五条气脉,连带着丹田,只在顷刻之间就被无比精纯的元气塞满。

    速度太快,导致他根本无法调动天权真气运转,无法去开辟第六条气脉,紧接着那些本就精纯的元气被不断涌入,不断挤压压缩,越发沉凝起来,几乎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连那胃口好的吓人的天权真气都已经难以吞噬这些元气,元气的速度瞒得可怜。

    按照这个速度估计,就现在这些元气,就足以化去天权真气半个月的时间。

    到那个时候他骨灰都凉了。

    赵离再度感应了下白色空间。

    其中的异变仍旧庞大的可怕,如果说几个呼吸之前,他感觉到的只是白色云气化作了龙虎的形状,那么现在就已经完全无法辨认,那究竟是白色云气所化,还是真正的龙虎异兽。

    龙虎二气在白色空间中不断地嘶吼。

    在它们的上空,甚至于还有白色的云气凝聚,化作了凤凰,振翅盘旋。

    无穷无尽的元气朝着赵离涌来。

    他死死咬着牙,感觉到剧痛的经脉,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

    这一次对于姬辛原本命运的改变,究竟有多大?而这样的变化,对于这个时代又意味着什么,才会引起这种几乎算得上是天翻地覆一样的反馈?

    这样纯粹的元气,几乎要将他整个人从内部胀开,炸裂,让他直接粉碎。

    赵离心中迅速做出判断。

    必须要把这些元气消耗掉,要不然要死。

    搞不好会连着六司,不,可能会带着整座西芦城都给炸到天上去。

    赵离深深吸了口气,最后的意志死死拉扯着那些云气,无比艰难,将其中一丝云气按在了悬浮在空中的白色画卷中,他早已经发现了,龙虎二气在变化的时候,会主动避开这个画卷。

    是否会起作用?不知道。

    但是值得一赌!

    白色的画卷骤然亮起流光,赵离感觉到自己和画卷之间产生了联系,而那种充斥着痛苦的感觉也为之缓合了许多。

    赵离强撑着传递了自己的要求过去。

    消耗元气!

    用最快的方式消耗掉空间中不断出现的元气!

    沉寂了一息,白色画卷类似于本能的呆板反馈传递回来,大概含义是消耗元气最好的方法是推演记忆中的各种能力,不同的技能类别,推演的消耗也各不相同,是要选择哪一种技能类别进行推演,紧接着便是各种推演的消耗。

    赵离此刻只觉得浑身剧痛,勉强维持着意识清醒,哪里还能辨别和选择?

    咬着牙,直接传递了自己的心念。

    按照最难推演,消耗最大,消耗速度最快的技能类别进行推演!

    他的念头瞬间没入了白色画卷。

    画卷上的微光涟漪突然就停了下。

    似乎过去了很漫长的时间,也或许只是一瞬。

    空间中的庞大元气凝固了,龙虎突然剧烈地嘶吼挣扎起来,云气如同海浪一样翻滚着,却无法挣脱,被白色画卷硬生生拉扯着向后,被吸收,被毫不迟疑地吞噬,几乎是转眼之间,那无比庞大的元气已经消失不见。

    画卷上亮起层层流光。

    光茫骤然大亮,旋即收敛。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赵离躺在床上,急促喘息着。

    他的背后全是冷汗,心中却充满劫后余生的庆幸,好歹是没有被撑死,正在这个时候,安静下来的白色画卷突然再度亮起。

    庞大的信息流直接将赵离整个人淹没。

    他瞳孔骤然收缩,砰的一声朝着后面倒下去。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