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阅读网 > 玄幻魔法 > 玩家超正义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四枯竭收藏馆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四枯竭收藏馆

    第二天上午九点整,安南依约动身。

    伊凡大公原本想要给安南配一个冬之手,然而安南坚定的拒绝了。

    安南认为冬之手的存在,会让瓦西卡·拉斯普廷有所顾虑、而无法说出他真正的想法。

    正巧安南本人看起来无害而又可爱,同时也有微弱的龙族特征。无论瓦西卡会极其看轻安南、亦或是对安南极为尊重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而这就会暴露他本身的立场。

    可如果加上冬之手,这两种可能就都会没有。

    这实际上就变成了“在伊凡大公的监视下进行的谈话”。反而会让对方有所隐瞒……如此就更不利于谈判。

    安南不怕他满嘴胡言。

    他的左眼可以侦测到背叛。

    而恰当的谎言,本身就会暴露更多的信息。

    他为何要撒谎?为何是这里?他在乎什么?他想要隐藏什么?他希望我怎么想?我应该怎样应对他?

    以及……他在第几层?而我应该在第几层?

    这些东西只要能想明白,对方说谎的行为、反而会暴露更多的情报。

    虽然公国唯一的继承人孤身赴会,在对方的主场面对一位至少白银阶的超凡者与大仪式师,听起来太过危险……

    然而考虑到安南的能力、以及拉斯普廷家族对凛冬家的忠诚,伊凡最后还是同意了安南的计划。

    安南没有带上狼女多琳。而是把她暂且安置在了大公府中……因为她的长相和当年的背叛者贝拉太过相似,又同为狼人,其他的冬之手们对她的存在很是不满。

    但是以冬之手对凛冬的忠诚、以及冬之手的“沉默”原则……他们就算对多琳再有敌意,也至少不会趁着安南不在,就冲进多琳房间把她直接砍死。

    那么就让多琳缩在房间里自闭吧。

    让她被冬之手们吓唬一下、用他们的杀气给多琳形成深刻的印象,也算是一件好事。

    无论之后安南是想要用这些冬之手来威吓她,还是利用“诈骗师与传教士”安慰她,都能取得相当不错的效果。

    “‘第四枯竭收藏馆’……就是这里。”

    安南喃喃道。

    这正是卡片上的地址。

    他昨天晚上就已经调查过了。

    这是一家拉斯普廷家投资的艺术品收藏馆。分内外馆,内馆不对游客开放、仅能凭借一次性的邀请函或是特殊的身份卡进入。

    那个金属夹心的黑色卡片,就是特殊的身份卡。

    它的外馆,是搜集到的各种艺术品;而内馆中,则是一些稀有的咒性材料与咒物。

    里面甚至有雅翁亲手制作的工艺品、纸姬所绘的画、以及英骑的盔甲残片。

    有一些东西仅供展览,有一些东西则允许租借。还有一些东西则会被定期拍卖。

    而今天的内馆,只会接待安南一人。

    内馆门口身穿黑色厚皮甲、几乎遮住全脸的高大门卫,接过了安南的卡片之后、将其插入左手提着的,看上去类似长柄雪糕一样的玉锤中。然后安南伸出手指,在形状如同大板雪糕一样的玉锤表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那玉石便发出了绿光。

    ……这带签名的身份证检测装置,还挺先进的。甚至还是触摸屏。

    安南心想。

    不用指纹的原因,大概是这个世界中改变自己的指纹或是掌纹、比改变自己的真名简单多了吧。

    而在绿光亮起之后,身材高大的门卫闷声闷气的说道:“尊敬的客人,您可以进去了。”

    安南隐约看到,对方的手腕处镶着如同手铐一般的银质手镯。

    ……看门大爷都用全副武装的白银阶超凡者吗?

    这手笔有点大啊。

    “好的。”

    安南点了点头,紧了紧自己的斗篷。

    毕竟这里是霜语省,不是诺亚也不是什么偏远的城镇。

    在这里街道上摆一个破坏巫师,炸死的人里就得有至少八个贵族或是大臣。

    这里认识安南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虽然安南是从大公府离开的。真想弄到他出行的情报,也并不困难……但至少安南不想让这个过程变得太过简单。

    否则的话,就算瓦西卡·拉斯普廷对安南的确没有什么想法。

    也难保不会有什么地方贵族突然起了歹心。

    所以安南不仅用围巾罩住了自己的嘴巴,又披上了厚厚的白色斗篷。这是凛冬公国特有的“冬日行者”才会有的造型……这身衣服,大概就相当于是诺亚猎人们那绑上叶子的伪装服。

    冬日行者是在野外收集物资的灰色职业。

    之所以说是灰色职业,是因为在小结界之外的旷野中,无论发生任何事,证据都会被大雪所掩埋……而在物资匮乏的冬年,想要收集物资的最佳途径,自然是在其他人身上。

    被放逐到小结界之外的罪人、试图穿越暴风雪抵达隔壁城市的旅行者、以及其他的冬日行者……遇到任何人,都是可以杀的。同样的,遇到任何人也都可能会被杀。

    这一身雪白,便是为了在雪中伪装。

    至少不要被人偷袭……在凛冬的野外一旦受伤,基本上就难逃一死了。无论是被箭矢射中还是被子弹打中,都很容易会因为缺乏足够的热量,而导致伤口难以自愈、进而导致感染恶化。

    哪怕是包扎或是固定伤口,也几乎必然会导致体温的大幅丧失。

    所以每位冬日行者手中,难保没有几条人命敌人的、猎物的、以及伙伴的。他们虽然不一定是超凡者,但一定是狠角色。

    所以冬日行者很少会暴露面容。

    这是为了防止被人查到自己的真实身份,进而报复到家人……或是被与自己有宿仇的人,在饮食或是饮水中针对性的下毒。

    这是在温暖地带的猎人身上无法形成的。

    伪装成冬日行者,是让其他人与自己保持距离的最佳方案。

    所以虽然安南转身走向内馆,其他游客有些好奇、但也没有人敢跟上来。

    安南踱步进入空无一人的内馆。

    这里有许多个的玻璃橱柜。

    这个时代的玻璃工艺,虽然比地球同时期强了不止一点……但防弹玻璃的技术却依然没有被发明。

    替代防弹玻璃技术的,是在玻璃中镂刻着的符文与仪式场。

    毕竟里面的,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当然……对于一般人来说,每一样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危险物品。

    一直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冰蓝色蜡烛,形成猫头形状如同乌云般翻涌着的灰雾,一只自己在柜子里爬来爬去的男人右手,长满了密密麻麻眼睛的人类大脑,没有头发和睫毛、却睁开眼睛饶有兴趣注视着安南的石头头颅、由红宝石构成却还在搏动着的鸟类心脏……

    “您感觉怎么样?”

    一个给人以优雅感觉的声音响起。

    安南回过头去。

    在黑暗之中无声无息走出来的……是一个“人类”。

    如果能称为人的话。

    她的瞳孔是接近橙色的暗金色竖瞳,给人以危险的感觉;她有四只耳朵两只人类的,两只猫的。

    脑后的深褐色马尾高高扎起、分成两束,一束披散着垂在左侧胸前、一束扎成马尾垂在右侧身前。

    她的左眼是墨绿色的妖异眼影,而右眼则是黑色。她的两手指甲,也分别是黑与红。

    她的双腿仍是人类的双腿。右脚穿着靴子、左脚则没有。她的足音如同被黑暗吞噬,悄无声息。

    她比安南至少高出一头,俯视着戴着斗篷的白衣行者。

    “安南……陛下?”

    猫女轻声说道。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